《逍遥小书生》

老者和少女便是靠着唱曲和演奏为生,京都诸多酒楼,总有些好心的掌柜不会驱赶他们,弹奏完之后,再恬着老脸讨要几枚铜钱,极少数情况下,也会有客人直接提出要求,报酬也会稍微丰厚一些。

当然,遭人嫌弃的情况也有不少,老者陪笑着脸走过去,说道:“小女技艺不足,扰了公子的清静,真是对不起,小老儿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赶快滚!”

那年轻人厌恶的瞪了老者一眼,正要重新走进去,忽听得前方传来“砰”的一声,一个汉子猛的站了起来。

在那名叫吕莽的汉子看来,孙老头和恩公付了银子,那当然是要听完曲子的,事实上他也听的正在兴头上,却不知道这个从那里冒出来的家伙,居然如此粗鲁,简直是大煞风景------他这辈子最看不起粗鲁的人了。

吕莽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走到那老者的身旁,看着年轻人说道:“这么多人都没有说话,你凭什么让人家滚?”

“本公子在这里吃饭就是图个清静,她弹的是什么东西,坏了人喝酒的兴致,这里是酒楼,可不是卖唱的地方!”看到这位凶狠的大汉站在对面,年轻人的气势不由的就弱了几分。

“回来。”吕莽本来想和这年轻人再理论几句,听到大哥的声音,只好垂着头走了回去。

“这位客官,真是对不起……”曲子还没唱完,老者一脸歉意的走过来说道。

李易摆了摆手,并不在意,在酒楼里面弹奏,的确是会打扰到别人,那年轻人言语虽然过分了一些,但却是占着道理的。

老者连忙称谢,和少女一边收拾东西,准备下楼。

这时,楼梯口处,刚才那年轻人走进的房间里面,有数道身影走了出来,皆是衣着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老者和少女连忙让路,手中的铜锣却不小心没有拿稳,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铜子洒落了一地,他急忙弯腰去捡。

“让开!”老者蹲下身子,正好挡住了那几人的去路,其中一位年轻人一脚踹在他的肩头,将老者踹到一边,然后转头对人群中的一名男子说道:“秦公子,请!”

“爹!”那少女急忙跑过去,将老者扶了起来。

楼上虽然也有不少人看到这一幕,脸上微微露出异色,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些什么。

那里面有几个可都是京都赫赫有名的纨绔,任何一个都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挡路的老者被踹开了,几人正要下楼,冷不防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让开!”

一个汉子用手臂粗暴的将他们拨开一边,转头对身后的人说道:“恩公,请!”

体型的差距在这个时候显露无遗,几名年轻公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被那汉子只用一条手臂就轻松的拨到了一边,猝不及防之下,甚至有两人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