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大哥,如果不是你拦着,刚才我就好好的教训他们了!”直到秦余等人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不见,名叫吕莽的汉子恨恨的说了一句。

“住口,这里是京都,不是庆安府,把你这莽撞的性子给我改改,否则以后不知道还会惹来什么麻烦!”吕洛瞪了他一眼说道。

刚才在楼上听那些人小声说话,那些年轻人个个都背景不凡,其中之一,更是当朝右相的孙子,这样的人,岂是他们兄弟二人能够惹得起的?

吕莽虽然脑子有些不太好使,但对大哥吕洛的话向来都是言听计从,闻言只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秦小公爷,秦府,秦相……”在吕洛心中浮现出这些字眼的时候,一旁拿着铜锣的老者在和孙老头小声的说话,不多时,老者的脸上就溢出了几分神采,从孙老头口中确认了之后,便高兴的转过头,对那少女说着什么……

李易走回家中的时候,脑海之中依然会偶尔浮现出秦余那诡异的笑容。

两人之间的矛盾早已不可调和,无论是出言威胁还是视若不见,亦或是大打出手也是正常的反应,可秦余偏偏如此的淡定,十分不正常的淡定。

李易可不会认为是因为在这几个月里,秦余很好的思考了一下人生,忽然觉得前半辈子太禽兽了,决定痛改前非,以后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秦余的表现,他真的有些想不通,莫不是遇到了一个多重人格的疯子?

------

------

李易回到家里的时候,如仪和老夫人在院子里说话,等到她走过去,两人又同时闭口不言,李易心中诧异,有什么话是不能让自己听到的?

树下的阴凉处,二叔公躺在摇椅上,发出轻微的鼾声,李易回想了一下,惊讶的发现,平日里二叔公睡觉的时间居然比醒的时候还多,也不知道老人家平日里哪来这么多的瞌睡,自己就不行,睡的时间久了头会疼,难道是因为他武功没有二叔公厉害的原因?

除了他和二叔公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忙。

家里现在不知不觉的多了很多生意,京都的如意坊,制冰坊,冰沙铺子,还有处在起步阶段的勾栏……,这些都需要人手。

不怎么信任外人的习惯可能是在柳叶寨的时候就养成的,和银子有关的事情,老方他们事必亲为,像制冰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是自己盯着,不让别的伙计插手。

他们好像越忙越兴奋,李易就有注意到方家嫂子这几天总是红光满面的,尤其是让柱子负责城里的一处店铺,几天才回一次家之后……

柳二小姐最近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干,京都还没有武林豪侠榜,自然也不会有让她没事就能找到人切磋的机会,无聊的坐在院子里用烈酒擦拭秋水,李易进来的时候,她抬头撇了一眼,又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