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当小环姑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重新开始和她们讨论七夕的事情时,子爵府的丫鬟们就知道危机解除了。

于是笼罩在下人们头顶的那片阴云缓缓消散,温暖的阳光重新照射进来。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吃过早饭,李易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望着远方的天空出神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家。”

李易没有回头,就这样望着天空,怔怔的说了一个字。

即便他已经百分百的融入了这里,有一个事实却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蜀王之事不过是一个引子,真正招致他这几天如此颓废的原因还是在这里。

柳二小姐皱起眉头,“不是刚从庆安府回来没多久吗,你又想回去?”

李易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回不去了……”

虽然他在笑,但柳二小姐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这一丝笑容有着深深的无奈和凄凉,咬着下唇,思忖了一会儿,说道:“反正这京都也没有什么好的,我们……,我们可以回去的。”

李易知道她不会明白,无论庆安府还是京城,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站起来,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这几天让你们担心了。”

柳二小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如意。”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她的脚步一顿。

“谢谢你。”

她回过头,看着他问道:“什么?”

“没什么……”李易站起来,摆了摆手,向房间里面走去。

“莫名其妙。”柳二小姐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脸色稍有柔和,却还是撇撇嘴说了一句。

------

------

皇宫,勤政殿内,景帝放下手中的奏章,看着一旁依然还有堆积的小山一样的政事需要处理,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不由的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

“一个时辰已到,陛下该休息了。”常德的身影鬼魅般的出现在景帝的身后,小声说道。

景帝对于他这种出现方式早已习惯,端起桌上的茶杯润润嗓子,想到某件事情,随口问了一句,“李县子的身体如何了?”

常德躬身道:“昨日还是老样子。”

景帝皱了皱眉,问道:“太医怎么说?”

常德道:“李县子只是嗜睡而已,太医那里尚无定论,只是说有可能是忧思成疾,具体什么时候好,还得看李县子自己。”

“忧思成疾?”景帝愣了一下,随后便摇头说道:“他有什么好忧思的,难道他比朕需要忧思的事情还要多?”

常德想了想,说道:“据说那日,李县子和蜀王有一番交谈,两人最后似乎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