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齐国老者看着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年轻人,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表情。

他眉头微皱,抬起头看着上方的景帝问道:“皇帝陛下确定,要让此人代表景国和老夫论辩经义?”

齐国使臣脸上也纷纷露出不满,孟老先生的身份何等尊贵,在齐国,就是陛下也对老先生礼遇有加,在他们看来,便是景国的大儒也相差孟老先生甚远,这么关键的比试,景国居然派出这么一位小辈,这不是有损孟老的身份吗?

“君无戏言,朕既然说过让李县子出场,自然不会反悔。”景帝挥了挥手,说道:“老先生放心,这一场是胜是负,我景国都承认。”

齐国使臣闻言,在心中呸了一声,还是胜是负……,你们有胜的可能吗?

“陛下,请三思!”

“是啊陛下,这万万使不得……”

“李县子他毕竟太过年轻,还是让周大学士上吧。”

百官顾不得齐国使臣还在场,纷纷出言劝谏。即使昨日李县子在诗词一道胜过了齐国天才,但今日所比的可是经义,是实打实的真才实学,万万不能玩一丝花俏啊!

“众卿不必多言,朕意已决。”景帝一开口,便打破了朝臣的所有幻想。

老将们懒散的靠在柱子上,看着焦急的文官不住撇嘴,陛下做事,什么时候让朝臣失望过,既然他都觉得李小子能行,岂有不能胜之礼?

吏部侍郎李明泽的脸上说不上是什么表情,从始至终,他都不知道他的这位侄儿,到底有多少本事……

倒是秦相一直不发一言,用饱含深意的眼神望了李易一眼,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齐国老者的恐怖,陛下凭什么以为李易能取胜?

齐国使臣还在殿上,比试已经开始,即便朝臣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此时也只能闭上嘴巴。

他们用略带绝望的眼神望着殿中的二人,一人弱冠之龄,生的极为俊秀,一人面如枯松,垂垂老矣,今日若比的是谁生的更为俊俏该多好?

罢了罢了,文试好歹还赢了一场,不算太过丢人,若是武试赢得漂亮,丢掉的颜面也还是能挽回来的。

景帝开口之后,孟姓老者便不再多言,转头看着李易,问道:“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何解?”

朝臣脸色开始变的肃然,从现在起,比试便正式开始了。

这位大文宗一开始并未难为李县子,所问的乃是《尚书》第一篇《尧典》中著名的一句,但凡读过一些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句。

李县子若是连这句也回答不出来,这场比试,也就不用再进行下去了。

“出自《尚书·尧典》。”李易心道这老头也挺厚道,这种题他最喜欢了,照着《十三经注疏》直接念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