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朝堂之上陡然变的安静,落针可闻。

李县子第一次能够说出那句话在《公羊传》中的具体位置,是因为他早有准备,可他第二次,为什么还能准确无误的道出这位齐国文宗的问题?

百官并不认为李县子将所有的经义都背的滚瓜烂熟,熟到可以说出任何一句话出自哪本书哪一页哪一行,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周大学士不行,齐国文宗也不行。

百官看了那位孟姓老者一眼,心中不禁怀疑,莫非李县子是和这位老者串通好了不成?

若真是这样,陛下忽然用李县子换掉周大学士,就有了解释。

可问题在于,对方真是那么好收买的吗?

百官心中一团疑云的同时,殊不知景帝心中也并不平静,他会选择李易完全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心底里面其实也不太相信,他在经义上能够和齐国文宗分庭抗礼。

唯有李轩靠在老将周围的一根柱子上,无聊的数着有几只飞鸟从殿前的天空飞过。

不管是谁,和李易比试,这不是傻是什么?

当他答应和那位齐国文宗比试的那一刻,对方就已经输了。

“你的确让老夫很意外。”孟姓老者看向李易的眼神终于认真起来。

李易心中却在想,这比试什么时候是个尽头,问过来问过去的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难道非得一方认输才结束吗?

万一这老头脸皮厚一点,他早上岂不是又不能回家吃饭?

“是不是该我问了?”李易看着老者问道。

孟姓老者目光微敛,点了点头。

“齐武帝三年,左相魏京以妇人乱政为由,进谏武帝,要求废后,君臣奏对之时,武帝只说了一句话,便令魏京心服口服,再也不提此事。”李易看着魏姓老者问道:“武帝当时是如何回应左相魏京的?”

齐国三皇子闻言怔了怔,随后脸色微变。

百官之中,有不少人当即变了脸色,李县子这是怎么了,居然问齐国文宗齐国的事情,这不是摆明的送分题吗?

“一派胡言!”孟姓老者皱了皱眉说道:“武帝三年,齐国建国不久,文景皇后贤良淑德,何来乱政一说?”

“咳,孟大人,李县子没有信口开河,确有此事。”齐国三皇子轻咳了一声说道。

孟姓老者眉头更皱,“此事为何史书上从未有过记载,又是出自哪本经义?”

“此事乃是皇族秘闻,所涉书籍,已被尽数销毁,孟大人不知实属正常。”齐国三皇子摇了摇头说道:“孟大人不必再问了,继续吧。”

……

……

立政殿中,齐国使臣和景国百官今日终于见识到了他们这辈子看过的最别开生面的辩经。

按照经义论辩的常规流程,大都是一方提问,对方回答,然后提问的一方抓住另一方的漏洞展开攻击,场面激烈,唾沫横飞,最后总会有一方被问的哑口无言,主动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