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百官从立政殿陆续走出来的时候,无一不面带笑容,表情轻松之至。

第三场另类的经义比试以李县子的取胜而完美告终,至此文试三场,景国便胜了两场,也取得了文试的最终胜利。

君臣的颜面得以保全,整个皇宫都一扫往日的阴霾,虽说过几日还要进行武试,但那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一场比武,一场军阵推演,这些都是武将们应该操心的事情,以那几位的脾气,齐国人若是输了还好,若是赢了,也就不用回去了。

为景国赢得两场关键性胜利的长安县子李易,又又又又又又一次以强横无匹的姿态闯进了朝臣的视线。

后两场自然不用说,便是那第一场,要不是晋王殿下提醒,朝廷早就颜面尽失,而若是细究起来,这也是因为李县子的缘故。

百官不再怀疑景国才俊众多,为何陛下唯独对李县子恩宠有加,便是他殴打亲王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惩罚,在颓势明显的情况之下,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试问整个景国,还有谁能做到?

陛下识人的水准,依旧是他们所望尘莫及的。

若是没有蜀王之事,李县子的前程必定光明一片,只可惜……

蜀王一系的官员终于不再单纯的厌憎这位李县子,有这样的年轻才俊,是景国之福,早已不能用个人的喜恶去看待。

“秦相,蜀王殿下虽然和李县子素有嫌隙,但成大事者向来不拘小节,万万不可因小失大。”几位官员围绕在秦相身边,踌躇的说道。

“此事,老夫会告知蜀王殿下的。”秦相沉吟了片刻,点头说道。

那几位官员离开之后,秦相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忧色。

让蜀王不计前嫌,重新接纳李县子,依照他的性子,可能吗?

而那位李县子,若是心中哪怕有一丝这样的念头,当日也不可能会在皇宫之中,做出那样的事情。

想到某些事情,秦相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并未着急离宫,在一位宦官的带领之下,向某处宫殿走去。

……

……

京都城内,此时已经是一片欢腾的海洋。

宫中的消息早就传了出来,齐国人又败了,李县子一人便胜了两场,彻底的扭转了败局,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京都民众扬眉吐气,纷纷走上街头,高声的欢呼,大声喊着长安县子的名字,将道路堵的水泄不通,官府无奈之下,只好派出衙役开道,往来车马才能通行。

一辆极为豪华的马车中,齐国三皇子和孟姓老者相对而坐。

“殿下,那李县子说的真的属实?”孟姓老者抬起头,看着那年轻人问道。

齐国三皇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虽然说出来有损皇家颜面,但这件事确有其事,李易没有信口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