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看到李易牵着永宁的手从外面走进来,景帝心中稍有郁闷,自己的女儿对一个外人居然比对自己还要亲昵,这对于一位父亲来说,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不过想到要不是李易,她的失魂症也不会好,自己怕是到死也听不到她的那一声“父皇”,心里又好受了许多。

“永宁,来到父皇这边来。”景帝和颜悦色的对永宁招了招手,小姑娘抬头看了李易一眼,才迈着小步子走了上去。

李轩向这边靠了靠,小声问道:“你不是说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吗,怎么又过来了?”

李易撇了上面一眼,没有言语。

如果不是上面那位,他现在还忙着在青青草原抓羊呢,哪有空去理会这些闲事。

李轩没有机会和李易说第二句话,董文允便直接走过来,小声道:“这次是本官向陛下举荐你的,你和本官说实话,你觉得那齐国的赵修文,比你如何?”

李易这才知道好好的禁足期间为什么会突然被召进宫来,原来是被这家伙给卖了,好歹也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就这么出卖老乡,他的良心就不会痛?

李易没有回答董文允,因为景帝让永宁公主在他旁边坐下之后,就直接问李易道:“事出紧急,朕也不再多说,只问你一句,今日这一场比试要是让你上,有几成赢的把握?”

听到景帝的话,卫司业抬起头,秦相也像是想起了什么,董文允目光微转,其余众人脸上则是有些恍然,难道这第二场比试,陛下竟准备让这位李县子参与?

“这个,这个诗词,臣其实只是略懂……”李易闻言一怔,慢吞吞的说道:“而且,写诗填词,也看一时的状态与心情,哪有什么把握之说……”

“李小子说的对啊。”靠在柱子上打盹的薛老将军终于睁开了眼睛,摆了摆手说道:“不就是写两首诗吗,还分什么高下,老夫偏偏觉得那什么“诗才第一高”写的是狗屎,谁敢有意见?”

李易对此深以为然,不愧是薛老将军,这才是一个大国该有的霸气。

不管那赵修文的诗写的多好,这里可是景国,是自家的地盘,谁敢说卫司业诗写的不如赵修文,直接拉出去埋了,埋上几个十几个人,大家的意见不就统一了,何必搞得这么麻烦?

秦相眉头皱了皱,似乎是懒得和薛老将军讨论这件事情,干脆闭口不言。

诸位文官脸上露出苦笑,自古文无第一,人人都有喜好,薛老将军的话看似有道理,但他以为满朝文武,包括陛下在内,所有人都像他那么不要脸?

“薛将军此言差矣,若是真的如此,那我景国岂不是要成为诸国笑柄?”礼部尚书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看他谁敢笑?”薛老将军眼睛一瞪,礼部尚书接下来的话就被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