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堂堂国子监算科学子,居然连年幼的皇子都不如,好一个国子监啊!”

户部尚书秦焕从殿内走出来,阴着脸说了一句。

国子监一众官员低着头,不敢说一句反驳的话,国子监今日在陛下面前可是丢尽了颜面,同样的考校,算科学生的成绩居然和一群七八岁左右的皇子不相上下,更是被年纪稍长的寿宁公主以及晋王殿下远远的甩到身后,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国子监以后休想在人前抬起头来。

“老师,我们……”

有学子鼓起勇气上前询问一位算学博士,对方阴着脸冷声说了一句:“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丢人丢的还不够吗,还不快回去!”

被骂的一头雾水的算学诸生见到几位老师的脸色,当即不敢再发一言,灰溜溜的跟在他们身后离开。

十余人的心中同时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难道说,那些小公主小皇子,真的解出了那些连他们都无处下手的变态问题?

有心询问,看到那一张张冰冷的脸,却又不敢开口,再想到秦尚书刚才说的话,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博文殿内,那些皇子公主们低着头围在景帝的身边,自知这一次的考校父皇肯定不会满意,小心翼翼的不敢说话。

至于晋王李翰,脑袋高高扬起,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作为唯一一个十道题全都答对的人,他有这样的底气。

寿宁公主最为活泼,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将一颗冰镇过的葡萄塞进了景帝的嘴里,笑嘻嘻的问道:“父皇,这葡萄很甜吧?”

景帝笑了笑,看着众人说道:“这次的考校,父皇很满意,都别站在这里了,去玩儿吧……”

没有等来想象中的训诫,众皇子公主顿时放下心来,刹那间就一哄而散,唯独晋王李翰留了下来,抬头看了景帝一眼,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翰儿还有什么事情?”景帝看着李翰,笑眯眯的说道。

当李易告诉他晋王很有算学天赋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多么在意,然而这一次,他才深刻的意识到,以前那个贪吃贪玩的小胖子,居然被李易教到了这种程度。

“父皇,我,我想……”李翰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父皇,他以后不想再上算学课的事情,景帝再次笑着开口:“你的先生曾经告诉父皇,说翰儿在算学一道极有天赋,翰儿以后可要更加勤苦,或许父皇还有很多地方要让翰儿帮忙呢。”

“啥?”晋王明显被这个消息给冲击到了,脸上的表情一怔。

先生告诉父皇,说他在算学上很有天赋?

这怎么可能,先生只会用那些难题折磨他,怎么会在父皇面前夸自己?

看到晋王怔在原地的样子,景帝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好了好了,翰儿到底有什么事情,快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