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父皇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从勤政殿出来,看到李易牵着永宁的手,嘴里哼着一种轻快的无名小调,心情明显不错的样子,李明珠走上前问道。

“一会儿去立政殿就知道了。”李易随口回了一句,又在永宁耳边悄悄说了一句,小姑娘的眼睛瞬间就变的明亮起来。

李明珠神色微动,瞬间就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事情,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李轩的表情也略有振奋,对于片刻之后的比试,立刻变的期待起来。

“兹事体大,还请陛下三思!”

“李县子在算学一道确有天赋,但今日之比试,万万不可如此儿戏!”

“还请陛下收回成命,我们不能再输了啊!”

……

……

听到景帝刚刚宣布的消息,几位朝中大员表情变化,纷纷上前劝谏道。

早已习惯了李易总是能在关键时刻为他创造惊喜,刚才看到他的表情,又怎么会不知他心中早已有十成的把握,此刻也懒得和众臣解释,挥了挥手说道:“朕意已决,众卿不必多说,时辰快到了,随朕去立政殿吧。”

“陛下……”

几位官员还想在说什么,景帝已经走出了大殿。

“这,陛下这也太草率了,难道李县子的诗文造诣比卫司业还高,今日怕是输定了啊……”礼部尚书一脸担忧的说道。

他身后几人的脸上甚至已经浮现出了一丝绝望之色,一个弱冠之龄的年轻小辈,怎么能比得上精研此道数十年的卫司业,陛下这一时的儿戏,会让景国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反观卫司业,脸上却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失望或是愤怒的表情,反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毕竟在输多赢少的情况下,他也有非常大的心理压力,赢了当然好,要是输了,马中丞就是他的前车之鉴,被京都甚至整个景国的人唾骂,想想就觉得可怕,若非必要,谁愿意将一世英名压在这一场比试上?

那位李县子,还是太过年轻,而年轻气盛,往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秦相罕见的没有对此事发表什么意见,在场诸人之中,哪怕是董文允,要论对于这位李县子的了解,都远远比不上他。

如果连卫司业都没有胜的把握,陛下此举,恐怕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

……

立政殿是百官上朝的地方,不过从昨日开始,早朝已经不再是立政殿最为重要的活动了,没有什么比胜过与齐国的比试更为重要。

核心的十余位官员和景帝在勤政殿商议要事,其他人则是在立政殿外等待。

李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殿外已经有不少人了。

此时时辰未到,殿门未开,三人走向角落里一处人影稀少的僻静之地时,原本和李明珠小声说话的李轩忽然愣了一下,随后便面露喜色的走向一旁,拍了拍一位年轻人的肩膀,意外的说道:“兄台,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