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怎么不动了?”

“莫非他还没有想好?”

……

……

看到李易短时间写出来的那一首诗之后,百官的心中已经近乎绝望,又忽然见赵修文望着那诗迟迟没有落笔,心下立刻疑惑起来。

这实在算不上是一个难写的题目,若是对方在李县子写完之后,连一句诗都没有想出来,那百官不仅要怀疑,所谓的“千年诗才第一高”,是不是虚有其名罢了。

可若是这样,诗鬼王钟又怎么会说出“自愧不如”的话?

“难道,李县子的诗有问题?”有人注意到赵修文的视线一直在李易的那诗上面,疑惑了一句道。

“怎可如此?”卫司业站在人群中,满脸的难以置信,和赵修文同样望着那诗,不住的喃喃道:“怎可如此,怎可如此?”

一位弘文馆的大学士走出来,捋了捋胡须,神色略有兴奋,“大开眼界,果真是大开眼界!”

百官听的心中大为诧异,这首诗不能说是平平无奇,但也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可看卫司业和楚大学士的样子,这其中似乎另有玄机啊?

于是百官再次望向了那诗,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依然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众人表情变化,莫非卫司业和楚大学士以及那位李县子的诗文造诣,已经到了鬼神莫测,他们望尘莫及,甚至连看也看不懂的程度了吗?

这时,赵修文的视线终于收了回来,放下笔,走回齐国三皇子身边,淡然说道:“第一局是我输了。”

一名宦官闻言,立刻将一根长长的燃香熄灭。

这场比试自然不可能不限时间,否则要是一首诗想个十天半月,陛下和众多朝臣还能一直等下去不成?

三首诗,从定题到收笔,两人共有一炷香的时间,李县子刚才根本没有考虑,提笔便写,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反观赵修文,那根香已经燃了短短的一段。

“什么?”

“为什么,你分明还没有写啊!”

听赵修文此言,齐国几位使臣脸色大变,那景国年轻人写出那首诗之后,他们原以为胜券在握,又岂料到居然有这么一出?

赵修文居然主动认输了?

刹那间,几位使臣看向他带眼神就变的警惕起来,这姓赵的,不会是被景国收买了,或者是----他根本就是景国的卧底?

这一局,齐国使臣输的莫名其妙,景国百官赢的也有些懵。

这就赢了?

为什么呢?

不说那“千年诗才第一高”,就连他们,在这段时间之内,都想出了一首诗词能够压过李县子所做,虽然耗时长了一点,但只要再赢一场,也无伤大雅,这齐国人怎么就认输了呢,难道他的诗才真的是吹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