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苏轼的《题金山寺》,是回文诗中的精品,虽然不像他的大多数诗词一样广为人知,但在专业领域,还是有着不低的地位。

这个世界的诗词发展水平远远不如李易熟悉的那个世界,因为此诗的特殊性,它所引起的震动,甚至还要超过那些顶级作品。

不抒情也不言志,纯粹就是为了炫技,不服咬我?

赵修文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干脆的认输,避免浪费时间。

他固然可以写出一首不输于它的绝佳诗词,但想要写出那一类正读倒读都是诗,意境还不差的诗词,却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甚至他根本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写出来。

如果这首诗真的是出自对面的那位年轻人,那么对方对于文字的驾驭,怕是早已炉火纯青,达到了一种十分恐怖的程度。

景帝表情沉稳,坐在龙椅之上,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百官心中大定,陛下果然是陛下,临时换掉卫司业,原来是早有计较。

齐国三皇子拍了拍赵修文的肩膀,安慰道:“未曾想到李县子年纪轻轻,诗文造诣如此之深,你尽力便可,无须太过在意输赢。”

“遇到一位有意思的对手,我很高兴。”赵修文笑了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此时,两名宦官已经分别点燃了两人的燃香,齐国三皇子抽了第一根签,第二根自然轮到了景国。

沈相从那竹筒中随意的抽出一根签,扫了一眼之后,便看向两人,说道:“端午。”

以节令为题的诗词其实并不难,每年都会有无数流出,但正因为太过普遍,想要从中脱颖而出,也会变得格外艰难。

殿内气氛安静,百官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赵修文再次闭上眼睛,对于他朝中官员早有过调查,此人作诗之时,喜欢闭目沉思,当他睁眼之时,便是诗成之时。

因为殿内太过安静,所以一阵突兀的脚步声就显得格外清晰。

众人看着李县子走到桌案前,提笔便写,脸上的表情不由的再次僵住。

从沈相宣布题目,到他走向桌案,也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而已,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居然已经想出了一首诗词?

便是他于诗词一道的造诣再高,也不可能不用思考啊!

百官面色古怪,心中暗自感叹,就算是陛下真的早有安排,这位李县子也应该装的像一点,如此拙劣的演技,连他们都骗不过,更别说齐国人了,陛下这一次真的找错人了,换做百官中的哪一位,不比李县子演的更像?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不多时,李易放下笔,心中默念:“东坡先生,再次借您的诗词一用,还请不要介怀……”

那宦官立刻将墨迹未干的纸张再次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