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所谓辩经,便是以经书文句为题,两人一问一答,所问皆出自儒家经典,被问者需阐明其中义理,这些经典,包括但又不限于十三经,秦相年轻时便以辩经闻名京都,却也比不过那位齐国大文宗,你若想取胜,不仅需要将这些经典义理烂熟于心,还需有自己的见解,这一点更是极为不易。”景帝看着李易,眼神有些古怪。

“真的两个月?”李易有些不确定的再问了一句。

“君无戏言。”景帝点点头,似笑非笑。

李易摸了摸鼻子,做恍然状,“陛下,臣忽然想起来,臣好像……也略懂一点经义。”

“你可要想好了,那些经义加起来足以堆满半间屋子,而那位齐国大文宗,一辈子都在研习经义,就算是弘文馆大学士,也未必能在经义一道上胜过他,你若是输了,朕也不罚你,准许你带永宁出宫的事情,就当朕没有说过。”

李易在心底暗自鄙视,刚才还说什么君无戏言,转眼间就想反悔,要不是顾及到他的身份,早一口鄙视的唾沫吐过去了。

“陛下放心,恰好臣在经义方面,也有几分自信。”李易看着景帝微笑说道。

景帝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正色,“你是认真的?”

“两个月,陛下也是认真的?”李易再次说道。

既然是做交易,事先得再三确认筹码。

景帝想了想,点头道:“明日一早,朕派人去接你,若是你能再为朕扳回一城,朕便将你的爵位再向上提升一级,弱冠之龄的县伯,怕是京都都会因此震动,你以为如何?”

“臣先回去准备。”爵位不重要,再升一级也不过是县伯,和国公比差远了呢,李易拱了拱手,准备离开,走出两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走了回来。

“还有什么要求?”景帝看着他问道。

“要求倒是没有……”李易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看着景帝问道:“就是想问问陛下,十三经……,是什么?”

“……”

“朕这一次,是不是真的太过草率了?”李易已经走了好一会儿,景帝揉了揉眉心,有些怀疑的问道。

“陛下,可否容老奴说一句。”在景帝面前向来以沉默居多的常德忽然开口说道。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你我之间,不必多礼。”

常德想了想,开口道:“陛下觉得,李县子会答应他也没有把握的事情吗?”

景帝愣了一下,摇头说道:“从朕开始关注他,直到现在,除了殴打蜀王之事让朕意外,他做事向来沉稳,没有十成把握,是不会轻易涉险的。”

“既然如此,陛下便不用担心了。”常德笑了笑说道。

景帝想了想,脸上露出了笑容,点头道:“倒是朕多心了,就看明日,他会给朕,给满朝文武,给我景国的子民一个什么样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