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陛下且看,这位叫做陈立森的,名中有“森”,定然五行缺木,一般来说,五行缺木的人,是学不好算学的。”

“还有,这个叫秦锋的,秦锋秦疯,一个疯子学什么算学,此名不祥,不适合入我算学院。”

“还有,这个崔习新,喜新厌旧,我算学院自然也不会招收这种品行不端的人。”

“还有这个,李健仁……”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把我们算学院当什么地方了?”

……

……

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小本本忘带了,李易好不容易从图书馆角落里翻出来,心道下一次一定要放在显眼的地方。

看到李易将那些人一个个的挑出来,李轩瞠目结舌,国子监祭酒以及几位算学博士一脸错愕------这就是算学院招收学生的准则?

五行缺木者不收,性名不祥者------人家姓名哪里不祥了,秦锋就是秦疯?崔习新就是喜新厌旧,李健仁等于李贱人?

陛下可就在上面,这位李县伯,敢不敢再草率一点?

这分明就是报复啊,赤裸裸的报复!

陈家,崔家,秦家,工部李侍郎家,这些人里面,哪一个不是和蜀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然,他们的共同点还不止这些,当初因皇宫殴斗之事,在朝堂之上弹劾李县伯的,就属这几家最为积极。

某一个时刻,国子监祭酒忽然想起来,这件事情他好像也没有少掺和,看着还在一个个的挑人的李县伯,不由的从尾椎骨冒出了一阵寒意。

景帝满面愕然之后,看了李易一眼,说道:“你给朕认真点!”

若是真的按照他这样,用如此荒谬的理由筛选学生,那朝堂上非要炸开锅不成,一想到涉及到那么多的朝臣,就算是景帝自己也有些头大。

国子监祭酒闻听此言,心中更是惊骇,这么重要的事情,李县伯如此轻浮,陛下居然只是像不咸不淡的说了这样一句话,这要是换做其他朝臣,怕是脑袋都在脖子上跳了不止一下。

这一刻,他的心中更加认定了一件事情,李县伯不可得罪!

李易叹了一口气,暗道此法果然行不通,说道:“其实想要看他们有没有算学天赋,只需在入院之前,对他们进行一次考校,无论寒门子弟,还是勋贵朝臣,只要满足年龄在二十以下,皆可报名,到时候只需按照他们的拷校成绩,取前一百名就是了。”

景帝点了点头,这个办法甚合他意,他近些年有意的扶持寒门,削弱世家贵族,李易此举,不分寒门勋贵,倒是甚得他意。

“不错,朕会让人在外贴出告示,满足条件者,皆可报名,十日后进行考校,到时择优录取。”

这时,只见李轩上前一步,说道:“皇伯伯,科学院不同于算学院,不可只召那些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