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这……,这谁能答的出来?”侧殿之内,国子监诸位算学博士手里拿着一份试卷,面面相觑。

李县伯在算学上的造诣需要他们绝对仰望,又是算学院院监,招生试题是他一个人完成的,国子监算科无法插手,可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学子们第一个来找的,是他们,不是李县伯……

这一份试题,他们尚且看的云里雾里,说云里雾里都有些夸大,其实是对照着答案也没有思绪------更何况是那些考生?

考生要是闹起来,可是一件麻烦事。

“几位公子,你们不能进去,且容小人先通报再说。”门外传来了一阵骚乱,秦锋以及陈立森等人挥退了门口的几名下人,大步的走了进来。

“何事?”一位算学着他们问道。

秦锋和陈立森在各自家族的地位要稍低一些,比不了秦小公爷和陈小公爷,但这十几人加起来也不可小觑,倒是不可轻慢。

“关于此次考试的试卷,我们需要一个解释。”说话的是陈立森,话语中有着浓浓的质问味道。

在进来之前,他们已经问过其他人了,虽然大多数人的试卷都不同,但难度却相差无几,有的只不过是改动了几个数字,而到了他们这里,题目一下子就难到了天上去,十几个人加起来,也没解出哪怕是一道题。

“什么试……”

那位算学博士说了一句,像是想到了什么,身体忽然一震,脸上浮现出了惊愕之色。

他猛地回头将一张试卷扯过来,问道:“你们的试卷可是这一份?”

“正是!”陈立森看了看之后,点头道:“我倒想问一句,为何所有人的试题难度相当,偏偏我们的试卷如此之难,这件事情,还请几位大人给一个解释。”

韩着眼前的这十余人……

陈国公家的二公子陈立森,秦家秦锋,崔氏崔习新,还有工部李侍郎家的公子李健仁……

这些名字,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韩博士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言以对。

都这么明显了,还要什么解释啊,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参加考试,已经是走了很大的运,还想真的考进算学院?

一个五行缺土,一个品德有瑕,一个疯疯癫癫的……,这样的人,怎么能进算学院,谁给你们的自信?

有李县伯在,你们连名字都是错!

“此事,本官给不了你们解释……”韩博士很无奈的说道。

不远处,已经察觉到这边异状的常德,皱起眉头,走了过来……

……

……

寿宁公主可能极度缺乏童年,钓个鱼都能大呼小叫的,更别提第一次看到滑梯和摇摇车的时候,眼睛里面都在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