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砍死倒是没有。”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都是坊间传言,我也没有亲眼看到,据说是那韩大儒躲得快,只砍掉了些头发,人没受伤,就是吓着了,听说是尿了裤子……”

“躲得快?”李易摇了摇头,李明珠砍一个腿脚都不利索的老头子,真要有心,还能让他躲开?

他又看着李轩问道:“当着百官的面说出那样的话,他真的是大儒?”

李轩想了想说道:“韩大儒这个人,学问是有一些的,但做人十分顽固迂腐,因循守旧,多次批判皇伯伯的政令,虽然最后证明是他自己错了,但这个毛病却一直没改。只不过这一次他明显选错了人,你是不知道,小时候蜀王和几个皇子偷偷剪了明珠一缕头发,她当着崔贵妃的面,打断了蜀王两根肋骨,那些皇子也一个都没落下,到现在看到她还躲着走。”

李易摇了摇头,老顽固也不能不长脑子。

女子的社会地位普遍低是这个社会的常态,但也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为了掌控自己的婚姻,公主殿下的女权意识才刚刚觉醒,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老家伙居然还敢在朝堂上提她为什么还不嫁人的事情,这不是嫌命长吗?

看来这景国的大儒水平还真是参差不齐,不是多读了些书,年纪大一点就能叫大儒了,真应该搞一个大儒考核制度,隔一段时间就进行大儒资格审查,不合格的统统吊销执照,没有执照瞎bibi的统统抓进去,有执照的吊销执照再抓……

“公主呢,没被抓进大理寺吧?”李易转头问李轩道。

当着皇帝和满朝文武的面,在金殿上对大儒动刀子,这社会影响太严重了,比自己上一次殴打蜀王还要严重的多。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皇伯伯罚她在晨露殿禁足。”

李易愣了一下,晨露殿不就是李明珠的寝宫吗,这和没罚有什么区别?

“朝中就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有,朝堂上都快闹翻了。”李轩无奈的说道:“一国长公主,金殿之上伤人,御史们都疯了,弹劾她的奏章雪片儿一样……”

弹劾就弹劾呗,李易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得出一个道理,所谓的弹劾,都是下面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打打嘴仗,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老皇帝手里,韩大儒只是尿了又不是死了,指望老皇帝把他女儿怎么样?

“还是得想想办法。”李轩皱眉说道:“今日一早,市井就有了公主在朝堂上砍杀大儒的谣言,京都民众都在等着看热闹,再这样下去,对她很不利,一旦谣言扩散,就算是皇伯伯也不可能一味地袒护她。”

“谣言?”李易撇了撇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屑。

……

……

对于京都的大部分民众来说,今天依然是非常平凡普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