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你说这公主殿下,她怎么能杀人呢?这还是女子吗?”佝偻着身体的老妇人挨着墙根走着,手中挎着菜篮,一边摇头,一边叹息说道。

这个消息还是她刚刚买菜的时候听到的,听说人头都被砍下来了,血糊糊的滚出去几丈远,连秦相都被喷了一脸血,想想就可怕。

走到某一个位置,被人群挡住,看到一群大姑娘小丫头围在墙根,探着头往凑,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什么。

“这是咋啦?”老妇人拉着一个年轻妇人问道。

“是孙婆婆啊……”年轻妇人看了看里面,说道:“官府贴的告示,那上面说,咱们女子,最好在过了十六岁以后再生孩子,要不然啊,容易难产,听说那些十三四岁就生孩子的,十个有三个都活不成。”

妇人摸了摸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可不是吗,我记得当年我生我们家明儿的时候,才十四,半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好不容易才保住命,又病了大半年,你再看,再看陈家那丫头,十八岁才嫁,嫁过去三年才生孩子,为这没少被人嘲笑,可人家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能下地哩!”

“还是长公主殿下好啊,为我们女子说话,说是让过了十六再成婚,这样好生养,还让太医帮着咱们想办法,以后这生孩子可就没那么可怕了……,不像那姓韩的,说我们女子的作用就是给人家生孩子,公主殿下气不过,就是拿刀吓唬吓唬他,还被陛下关了起来,你说这天底下,怎么就没有我们女人的道理呢……”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旁边的人扯了扯,只见有一个妇人凑过来,小声道:“你少说两句,孙婆婆,孙婆婆十三岁的小女儿,前几天难产死掉了……”

“啊……”妇人脸色一变,再也不敢说话了。

那老妇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手中的菜篮掉在了地上,片刻之后,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嚎哭。

“我那可怜的莲儿呀!”

“我,我家小凤,我家小凤前些天刚怀上,她,她也才十三!”人群边缘,又有一妇人面色变化……

……

……

今日对于京都的男子来说,注定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家中妻子不知为何,平日里温婉贤淑的,今日神色哀婉,言语颇少,平日里便暴躁易怒的,今日更是变本加厉,稍有不对,轻则招来斥责,重则打骂……

听说城东那张屠户,被家里的悍妻当街骑坐,张屠户那妻子生的------比他家的猪都壮实,听说老张当场就被坐晕了过去,现在吵吵着要休妻呢!

还有啊,刚才一群女子才从门前过去,走在前面的那个老婆子哭哭啼啼的,嘴里还说着什么“韩老贼,还我女儿!”,那些女人一个个气呼呼的看起来也都不好惹,这,这到底是要干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