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有些不太对劲。”

公主殿下临走的时候,忽然回过头,看着李易,目光炯炯的说道。

刚才又多说了两句,李易正口渴的厉害,抱着一壶茶水猛灌,闻言放下茶壶,问道:“哪里不对劲?”

公主殿下脸上露出思忖之色,说道:“你平日里遇事能躲则躲,能少说两句绝不多说一个字,这一次为何如此殷勤?一定有古怪。”

望着李明珠略有怀疑的眼神,李易很想把手里的茶壶砸过去。

我tm……,不就是多说了两句话,能有什么古怪,难道还能对你有什么企图不成?

你要是大皇子而不是长公主,我用得着做这些事情说这些话,我闲得慌啊!

冒着被朝廷查水表的危险,又是帮推行新的婚律出谋划策,又是熬夜写剧本,脸上的痘痘都熬出来两颗,还得买水军煽风点火,制造舆论------做这些,我容易吗我!

卖卖香水,卖卖内衣多好,吃饱了撑的才去管天下的女子婚姻幸不幸福,思想独不独立,斗争意识觉不觉醒……

没良心的家伙,也不看看好处都被谁给得了,不过就是在朝堂上随便亮了下刀,又赚了名声还赚了银子,等到他刚才说的那两句设想都变成现实,还不知道她会得到什么,现在居然还怀疑自己有什么别的居心?

没有自己,她现在还在禁足呢!

“小环,送客!”

李易重躺回椅子上,心中失望至极,再也不看她一眼,吩咐小丫鬟道。

小丫鬟呆呆的看着前方,那可是公主殿下呀,怎么送?

……

“明珠要开女学?”景帝偏过头望了望,摇了摇头说道:“若是依皇后所说,此女学之规模,也当真是世所罕见,称得上是另一个国子监了,国库一直吃紧,却是没有多余的银子让她如此折腾。”

女学在民间虽然并不多见,但对于那些书香门第,豪门世家来说,却是不可缺少的。

家中女子在幼时便要进入女学,除琴棋书画,诗文经义之外,《女鉴》、《女训》这些有关妇德、妇职和闺门礼仪也是必学的。

明珠这些日子一直想着为女子做些事情,想要开设女学,他也并不意外,然而若是依照她的想法,耗资巨大,国库本就吃紧,不可能将银子用在这些事情上面。

皇后将一碗羹汤放在景帝前面的桌案上,说道:“这一次陛下可是猜错了,明珠可没有想着要从国库里面拿银子。”

景帝疑惑的问道:“没有十万两银子的投入,此事怕是难以做成,这些银子,她要从哪里得来?”

皇后笑了笑,说道:“陛下可知,如今这京都城中,最赚钱的生意是什么吗?”

景帝喝了一口羹汤,转头看着她,他每日里要处理的政务数不胜数,又哪里有精力去关心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