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不多时,几位朝臣耷拉着脑袋,从勤政殿内走出。

这一次,因为自家那几个不争气的孩子,被陛下一顿痛骂,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不过,那八十板子,就算陛下不打,他们也会让那几个小子好好长长记性,拿着刀冲进公主殿下吃饭的地方,你他娘的这是要造反啊------老子都不敢这么干!

至于两位小公主为什么会在京都的酒楼,这个重要吗?

众人用极为隐晦的眼神瞪了陈侍郎一眼,大家谁不知道两位小公主出宫与礼不合,可居然在这个时机对陛下提起,你说你是不是傻?

然而陛下刚才的反应,也大大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陛下,怎么变成这样了?”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看着身旁一人,语气无比复杂的问道。

对于朝臣合理的谏议,陛下向来是积极听取的,让还未成年的小公主出宫,这本就与礼制不合,礼部官员或者是某位御史提出此事,也实在是正常不过------可他们相信,若是陈侍郎刚才再多说一句,可就不仅仅是八十大板的事情了?

曾经那个英明睿智大公无私的陛下,怎么会,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这不是他们所熟知的陛下啊!

几人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还不算真正的结束。

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告诉诸位相好的同僚,或是能说得上话的御史,明日早朝之时,可万万不能提及小公主出宫一事……

八十大板,已经够了啊!

此时,勤政殿内,只余秦相一人。

“秦卿可还有事?”景帝目光望向下方,看着他问道。

“陛下……”秦相张了张嘴,“老臣……”

“行了,不必多言,朕知道了。”景帝摆了摆手,说道:“朕会让他们下手轻一点,不过此事本就是以秦余为首,若是单独放过他,怕是其他人心中也不会服气,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老臣谢过陛下……”秦相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躬到底。

景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已经略有佝偻,轻叹一声,说道:“秦家此子,也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民间已对他的作为颇有微词,不要让秦家的百年清誉毁于一旦。”

秦相的脚步顿了顿,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之色,迈出殿门的时候,背影又佝偻了几分。

……

……

京都城今天有热闹看,大热闹。

距离宫门口几十步远的地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人群一眼望不到头。

宫墙下,十几张凳子摆成一排,那些京都有名的文纨绔子弟趴在上面,只见棍影飞舞,哀嚎不断,在听过陛下的旨意之后,那些禁军们已经保留了几分力气,否则,若是真的按照军中的一套,八十板子下去,这些一个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纨绔子弟,怕是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