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你说什么?”曾醉墨抬头看着李易,眼中闪着危险的光,“十八什么?”

“十八弯啊。”

李易看着她,疑惑的问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我给你唱两句……”

他清了清嗓子,便有炸裂一般的声音响起。

“呦……,大山的子孙呦,爱太阳啰!”

“哐当!”

厨房中,正在洗碗碟的小翠被外面突然的一声大喊吓的魂飞天外,手中刚洗好的碗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院内,曾醉墨一脸黑线,在李易下一句唱出来之前,果断的捂住了他的嘴。

“这是我们家乡某一个民族的歌曲,好像是狂野了一点,不太适合你唱。”李易小口的喘着气,刚才差点被她捂死。

“你的家乡不是在庆安府吗?”曾醉墨看了他一眼。

“我说的是……梦里的家乡,哎呀这个不重要……”李易摆了摆手,说道:“要不我教你两首我们家乡的曲子,一个叫《最炫民族风》,一个叫《小苹果》,你听听啊,挺好听的……”

李易这次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捂住了嘴,他有些遗憾,如果这个世界的中年大妈们也跳广场舞,他一定会在京都多修几个大大的广场,免费的。

曾醉墨看着他,语气中有些火气的问道:“你不是说,心怡和冰凝,是你亲戚家的孩子吗?”

两个小姑娘走了,曾大姑娘连歌都不愿意唱,混到这种程度,是时候该好好反思反思了。

“是啊,天下李姓是一家,往上数,五百代以内,肯定沾点亲带点故。”

李易觉得这个解释堪称完美。

曾醉墨再次瞪了他一眼,昨天回来之后,从震惊中回过神,仔细想想,自然能想明白李易当初为什么要隐瞒她们两个的身份,但昨日在醉月楼中------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心中自然对他有些埋怨。

小翠昨天晚上甚至不敢一个人睡,整夜的问她她们会不会被抓起来,因为她曾经捏过公主的脸,会不会治她一个大不敬的罪……

当然,她的气恼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心怡……,永宁公主上次说的话,让她的心乱了好多天,偏偏某人自己又没有一点点表示,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过,最近其实心里是憋着火的。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不用担心,公主哪有那么可怕,以前是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你们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

普通百姓对于皇家存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如果对皇家不敬就要被治罪,那他有几百颗脑袋也不够砍啊。

担心这个,倒不如担心秦余那死变态会不会暗中搞什么小动作。

不过想想这个可能也不太大,听说昨日在宫门之前,他当场就被打的昏死了过去,李易估计着老皇帝还是让人留手了,否则秦府今天应该准备办丧事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