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秦府一处精致的小楼,房间之中,秦余趴伏在铺了好几层锦被的床上,身体的某个位置缠着白布,脸色苍白异常。

本就是大病初愈,又被打了八十大板,不说丢了半条命,但这一次,怕是要修养好些日子才好。

“没想到……”他摇了摇头,声音虚弱:“没想到陛下对他的纵容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竟然可以带着两个小公主出宫……,这次输的不冤。”

一旁的蜀王对此深有体会,上次之事,他在宫中躺了两月,对方在宫外一如既往的潇洒。

他有时候甚至也会怀疑,自己和李易,到底谁是父皇亲生的?

从小便是如此,不说明珠,他甚至对那该死的李轩,都比对自己要好得多,他觉得自己怕是有个假父皇。

这些日子以来,他第一次意识到,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唾手可得。

这种念头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蜀王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日子,你还是好好的在家里歇着吧,这次也是你们人多,若是只有你一个,就不会是几十板子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那件事情,也就这样了?”秦余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蜀王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然还能怎样?间歇性癔症,失心疯,本王也只能自认倒霉啊。”

“是啊。”秦余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从小便在一起厮混,自然知道各自的心性,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

……

“太子之位?”李易诧异的说道:“这件事,当然得由陛下来决定,我们这些外臣还是少管为妙。”

好不容易将话题引到了正处,秦相自以为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然而这位李县伯一直顾左而言它,从来不肯正面回应,这已经不知道是他多少次有端茶送客的冲动了。

说了这么多,喉咙有些干渴,秦相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李易从座位上站起来,拱手说道:“既然如此,晚辈告辞!”

“为何,莫非李县伯家中还有急事?”秦相愣了愣,不知他为何有如此举动。

李易诧异的看着他,问道:“秦相不是已经端茶送客了吗?”

现在的他,早已不是那个刚刚到这里的小白,古人说话做事,都喜欢拐弯抹角,端茶的意思就是送客,他可不像李轩那么没眼色。

“老夫,只是口渴而已……”

秦相倒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会引来他的误解,闻言道:“老夫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你和蜀王有怨,老夫知道,老夫只问一句,倘若殿下愿意放下仇怨,李县伯能否不计前嫌?蜀王殿下日后必将是要继承大统的,其中利害,你当清楚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