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哈哈,我倒要看看,你能回哪里去?”端阳郡王冷笑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讥讽。

不过这丝讥讽很快就化为疑惑,转头望向楼下。

轰隆隆!

一阵异常整齐的步伐声陡然在耳边响起,沿着楼梯看下去,众人看到酒楼的掌柜和伙计,包括楼下的客人,全都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一群身穿甲衣的卫士从门口鱼贯而入,前排十余位兵士手中的羽箭已经对准了他们,箭尖上的锋芒,看得人心中发寒。

“禁军!”

“这是怎么回事?”

“禁军怎么会在这里!”

……

……

十余名纨绔子弟,当即被吓得亡魂皆冒,禁军乃是天子近卫,职责便是守卫皇宫,保护帝王,每每有禁军出现,代表的是陛下的意志,此时谁敢乱动?

“楼上之人,放下武器!”

一名将领模样的男子从后方走出,冷冷的看他们说道。

哐当!

端阳郡王回头看着这一幕,额头上满是冷汗,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惊恐之余,却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宫中禁卫会在这里?

那几位手持武器的下人,自然也早就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别说是他们,一旦违抗,这些禁卫甚至有当场射杀端阳郡王的权力,他们又算的了什么?

下一刻,无数人影就出现在了酒楼之中,一队禁卫沿着楼梯上来,包括秦余在内,十余位纨绔子弟靠着墙,被冰冷的羽箭对着,大气都不敢出。

“末将救驾来迟,还请两位公主殿下恕罪!”

那位近卫将领走到门前,单膝跪地,沉声说道。

“公主?”

端阳郡王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终于知道刚才那位刘县令为何扭头就走,他娘的------公主殿下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刚才干了什么,他在公主殿下的面前动了刀?

还是两位!

此时,端阳郡王已经不仅仅是眼前有些发黑了,要不是扶着墙壁,怕是早就瘫软了下去。

秦余的脸上也是苍白一片,谁能想到,尊贵如公主殿下,竟然会在这样的酒楼里吃饭?

两人尚且如此,那些地位不如他们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打湿。

那些禁卫的杀气,他们背过头都能够感觉到,这一次,怕是真的出大事了!

“哎呀,干什么啊,吃饭都不让人好好吃。”傲娇萝莉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永宁的手,说道:“真扫兴,我们回去吃油焖大虾吧!”

李易摇了摇头,出了这样的事情,油焖大虾怕是吃不了了。

你说说这端阳郡王,你说说这秦小公爷,真是吃饱了撑的,来招惹两位公主,这又是何必呢?

好好的坐下来吃饭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