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棚帐之内,收拾的十分干净,中心的一张桌案上摆着新鲜的瓜果时蔬,邋遢老者随手捏了一块放进嘴里,拍开旁边一壶酒的封盖,猛的仰头灌了一口,啧啧道:“好酒,当真是好酒!”

又尝了几块糕点,这才舒服的躺在椅子上,老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武林盟主?倒是有些意思……”

伸手去拿桌上一只散发着香味的整鸡,看到桌案另一边,一位老者举着鸡腿,撕咬了两下,摇头说着“火候不到,浪费浪费”,又将手伸向了另一只。

邋遢老者浑浊的双目中猛的爆出了两团精光,整个人的气质浑然一变。

早在十几年前,他的一身武学就已臻至化境,也就是武林中人所说的宗师境界,却在不知不觉中,让人靠近到身前,就算对方也是宗师,也万万做不到这一点,眼前的一幕实在是诡异至极。

他看着那眼睛半眯着的老者,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老者将手中的鸡腿放下,抬眼看着他,打了个哈欠,问道:“你叫什么来着……,徐小怪?”

“徐……小怪?”邋遢老者因行事怪异,江湖人称“徐老怪”,其实也是有着敬称的意味在里面,何时被人当面如此侮辱过?

“老东西,你找死!”

他话音未落,面前的虚空中已经出现了一道残影,转瞬间就出现在了对面那陌生老者的喉咙处。

下一刻,看着扣在他手腕上,枯如树皮的手,邋遢老者脸上狰狞的表情直接凝滞。

“老东西?”对面的老人擦了擦手,半眯的眼睛张开,看着那邋遢老者问道。

……

……

如仪拉了一下李易的衣袖说道:“相公不用去找,二叔公可能找个地方睡觉了,等到比武正式开始的时候,他就会出来的。”

“你说二叔公怎么就那么多瞌睡呢?”李易对此十分好奇。

如仪笑了笑,说道:“二叔公练的功夫便是那样,相公不必奇怪。”

李易诧异道:“难道是睡拳?”

“睡拳是什么拳?”如仪看着他问道。

“这个不重要……”李易摇了摇头,问道:“什么功夫需要睡这么久,听老方说,二叔公这样睡了半辈子了。”

“是叫做龟息功。”如仪解释道:“二叔公看起来是在睡觉,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练功。”

李易总觉得“龟息功”这个名字有点耳熟,直到想到常老头那一张不讨喜的脸,才终于在脑海中搜寻到了某些信息。

龟息功,可以在睡梦中增长功力,而且比别人正常修炼的速度还要快,一个修炼龟息功的人,招式上可能并不出奇,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内力的雄浑程度,是能够吓死人的。

更重要的是,修炼这种功夫,真的能够活的和乌龟一样,轻松迈过百岁大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