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你们,你们刚才唱的歌谣,是谁教给你们的?”京都某处街道,万旭终于追上那些孩童,急切的问道。

“是一个不认识的大哥哥,会唱的就能领到一个糖葫芦呢!”一名孩童扬了扬手里的糖葫芦,有些炫耀的说道。

万旭立刻又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早就走了……”有孩童说了一句之后,便四散着跑开。

“祖宗制,不可废;嫡长子,坐皇位;天罚起,威名扬;景国兴,贤称王……”

万旭呆愣在原地,看着那些孩童走远,那歌谣的声音却还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

“要出大事了。”万旭嘴里喃喃了几句歌词,心中这样想到。

……

京城令刘大有从小妾房里出来,精神焕发,容光满面。

他觉得自己最近的运势真的是不错,做任何事情都是一帆风顺,麻烦遇到他了都会躲着走。

不像刑部那个蠢货,要钱不要命,简直是自寻死路。

自从发生了上次的案子,朝廷下重手整治治安之后,京都就变的安生多了,连盗窃之类的小案子都没怎么发生。

没什么案子,他这位京城令的日子过的舒心,就是每每想起来不久之前的下属,现在居然一跃成为了刑部侍郎,比他的官职还高了两级,心里面的感觉颇为怪异。

京都这几日有在传蜀王的谣言,言及他便是上次那案子的幕后指使,关于此事,上面刚刚施压,让他控制控制,避免对蜀王殿下的名誉造成不好的影响。

控制个屁,嘴在别人身上长着,他怎么控制,他自己还以为这件事情就是蜀王干的呢。

不过,抱怨归抱怨,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一做的,抓几个公然传谣的人,关上两天,下面的声音自然就小了。

他走到前堂,正要处理某件案子,看到堂内挤挤攘攘的十多名农户似乎在为了什么而争执不休,皱起眉头,说道:“公堂之上,不得喧哗!”

事情在他过来之前,就已经了解了大概。

十几名农户在自家的田间耕作的时候,从地头跑过去一只白狐狸,嘴里叼着一块黄布,竟然口吐人言,可是把这些农户吓坏了。

吓归吓,会说话的狐狸还是要捉的,这可是祥瑞啊,大祥瑞。

若是献到官府,说不得能够得一大笔赏银,不比自己种地强得多?

“那狐狸在哪里?”等到下方安静下来,刘县令挥了挥手问道。

“回大人,祥瑞在这里。”两名农户立刻将一个竹笼抬了过来,刘县令瞧了几眼,这也不过就是一只狐狸而已,白色的狐狸虽然罕见,但也称不上什么祥瑞,至于口吐人言,完全是无稽之谈。

“你们说,这狐狸会说话,让它说一句听听。”刘县令撇了众人一眼,一群刁民,胆敢用一只狐狸来冒充祥瑞,若是这狐狸说不了话,一定要打他们十板子,把县衙当成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