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看到这一幕,杨柳青眉梢动了动,将那绢帛又放了回去。

曾醉墨看着进来的几人,心下稍缓,小翠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血色。

刘一手看了那赵侍郎一眼,挥了挥手,说道:“将所有涉案人员带走,此案密谍司正式接手。”

“慢着!”赵侍郎看着刘一手,说道:“这是我刑部的案子,你们密谍司的手是不是伸的太长了?”

密谍司只听天子号令,地位超然,可谓是悬在百官头上的一把尖刀,行事向来无所顾忌,并不被百官所喜,今日若是看着他们将人带走,刑部的脸面可就丢尽了。

“怎么,赵大人对我密谍司有意见?”刘一手看着他问道。

赵侍郎闻言语滞,这话自然不能乱说,他的脸色恢复平静,看着刘一手问道:“那不知刘大人,可有陛下旨意?”

刘一手淡淡的说道:“密谍司本就有监察百官,经办大小案件的职责,无须陛下旨意。”

“可密谍司的职责,不包括插手刑部正在公堂上审理的案子吧?”赵侍郎看着他,说道:“本案已经快要审理完结,刘大人有什么异议,不妨稍候再说。”

“哦,不包括吗?”

一道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杨柳青的心下终于松懈下来,小翠脸上露出了喜色,曾醉墨的视线也望了过去。

那位赵侍郎视线随之看过去之后,正要开口,却忽然脸色一变,躬身说道:“下官见过公主殿下!”

堂内众人以及刑部衙役反应过来之后,纷纷纳头便跪,李明珠摆了摆手,“免礼。”

“不知公主殿下驾临,下官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不管赵侍郎刚才有什么样的态度,此刻也只能暂时先放下一切,否则便是对公主殿下的不敬了。

那位陈家的礼部员外郎,也立刻起身行礼。

李明珠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今日听闻京都发生如此重案,毒害朝廷命官亲属,影响何等恶劣,本宫已经奏请父皇,必将彻查此事,此案由密谍司接手,刑部暂时将所有卷宗移交。”

“可是殿下……”那赵侍郎闻言一怔,李明珠看着他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

赵侍郎脸色变了变,低头道:“没有。”

李明珠点了点头,说道:“将与本案有关的一切东西,全都移交密谍司。”

李易看了看曾醉墨和小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对刘一手说道:“全都带走吧。”

看着转瞬间就变的空空如也的刑部大堂,赵侍郎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位礼部员外郎说道:“陈兄,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帮不了你了。只是可惜了,贤侄的冤情,怕是……”

那陈大人看着他,问道:“我虽在礼部,但也曾听说,这位刘一手号称“刘阎王”,在他的手中,根本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因此才被陛下器重,一路提拔……,赵兄又何出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