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立政殿,今日的早朝要比往日持续的时间更久一些。

齐国虽然在前些时日被天罚所慑,罕见的吃了败仗,但时日渐久,似乎是天罚的阴影已经逐渐消散,边境之上,两国的摩擦又多了一些。

除此之外,向来与景国没有过什么纠葛的赵国竟也有些蠢蠢欲动,潜伏在两国的探子传回消息,前些日子,齐赵两国之间来往密切,怕是又要有什么对景国不利的动作。

赵国的实力要比景国稍弱一些,但也不可小觑,若是两国联合起来,便是真的有天罚这样的利器,景国也同样危险。

如此一来,临近的几个国家,除了还深陷内战的武国之外,最为强大的两国都与景国处于敌对关系,可谓腹背受敌。

当然,如今的景国已经今非昔比,尤其是在军事实力上,天罚被研究出诸多妙用,稳压齐国一头,倒也不会因此而手忙脚乱,况且,齐赵两国也是以试探居多,真的大规模的战争,谁也不敢轻易发起。

即便如此,朝廷对此也极为重视,在边防之上做了一系列部署,许定远将军已经重新奔赴前线,同时带走了一大批的将门子弟,有军神和天罚在,短时间内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

景帝看了看下方的朝臣,心中还算满意。

若是一年之前,遇到如今的局势,朝堂之上必定会手忙脚乱一番,今日上到朝臣,下到民众,心中都有了底气。

想到这些,他便自然的想起了李易,这几个月来,他虽然一直都是行为懒散,不务正业,但无形中,却给朝廷,给景国带来了如此大的改变。

一个县伯是有些小气了,等到算学院筹建完毕,若是他还像这段时间一样安分,不乱闯祸,便可以再升一升他的爵位,国公暂时是不用想了,开国之后,这个爵位便不再另封,那小子怕是要失望,但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若真的等到那时候,他自己怕是看不到那小子得意几天了……

回了回神,下方的朝臣依旧恭敬的站在原地,景帝清了清嗓子,说道:“众卿还有何事启奏,若是无事,今日便退朝吧。”

等了片刻,没有人再出声,景帝刚要宣布,一位宦官从殿侧悄悄的绕进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景帝怔了怔之后,挥了挥手:“宣他们进来!”

朝臣心中皆是疑惑,转头望去的时候,看到有数人从殿外走了进来。

景帝看着他们:“诸卿有何事启奏?”

“刑部侍郎赵光远,弹劾长安县伯李易僭越,阻挠刑部办案!”刑部赵侍郎上前一步,沉声说道。

“礼部员外郎陈云山,弹劾长安县伯李易,包庇纵容杀害我儿的凶手,扰乱国法,还请陛下明鉴!”礼部员外郎一脸悲怆,声音沙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