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陛下,此案不能交由密谍司办理。”

便在百官都无人出声之时,礼部员外郎站出来,沉声说道:“李县伯与那涉案女子关系匪浅,而李县伯又是密谍司之人,为了避嫌,还请陛下将此案重新移交刑部,臣相信刑部一定能还臣一个公道。”

作为此案受害者的父亲,他也最有发言的资格。

景帝看了李易一眼,问道:“果真有此事?”

“办案是密谍司在办案,臣并未插手,密谍司是陛下的密谍司,怀疑密谍司就是怀疑陛下。”李易目光转过去,问道:“你难道在怀疑陛下的公正吗?”

“臣不敢。”礼部员外郎自知自己刚才说失言,立刻躬身说道。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此案便移交大理寺处理,刘一手协助调查。大理寺卿何在?”

“臣在。”朝臣之中,立刻有年男子站了出来。

李易眉头微皱,此案定然不是曾醉墨她们所为,他之所以把她们从刑部救出来,就是担心她们在审案的时候吃苦,若是换到大理寺,一切就不再掌控之中了。

一侧的肩膀被人碰了碰,李轩偏过头,小声的说了一句:“放心吧,大理寺卿,我们的人,保证你的曾姑娘在那里住的比密谍司还舒服。”

刑部的口碑实在是太差,密谍司又难以堵住众人之口,对于将此案移交给大理寺,并没有什么异议。

就连刑部侍郎和礼部员外郎都没有再出声。

景帝对下方的宦官说了一句:“刘一手何在,让他即刻将此案移交大理寺,并协助大理寺办理此案。”

话音刚落,门口便有另一宦官走进来,高声说道:“陛下,刘一手刘大人求见!”

今日这朝堂可真是奇怪了,陛下宣谁谁到,效率之快令人咂舌,景帝也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便挥了挥手,说道:“宣!”

“参见陛下!”刘一手走进来之后,先躬身行礼。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朕命你协助大理寺,三日内侦破此案……”

“咳,陛下……”刘一手抬起头,看着景帝说道:“回陛下,此案已破,便不用再劳烦大理寺了。”

此言一出,朝堂上有片刻的安静。

距离案发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时辰,而密谍司从刑部将人带走也才过了不到一个时辰,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破掉了案子,密谍司刘阎王当真恐怖如斯?

刑部赵侍郎闻言也是一愣,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刚才在刑部大堂,他们已经将凶手的范围缩的很小,几乎已经锁定在那三名女子的身上,莫非,密谍司直接将那女子定罪了?

明知密谍司不会这么做,他心中才会震惊。

“凶手是谁?”景帝回过神之后,立刻看着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