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蜀王前几日才崴了脚,此刻由两名下人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向立政殿的方向走去。

“殿下,您慢些……”

太医说殿下这些日子还是要以修养为主,避免下地,那下人有些担心的说道。

蜀王挥了挥手,大义凛然的说道:“慢什么慢,陈家发生了命案,有人想要徇私舞弊,包庇疑犯,陈员外郎忠于本王,本王若是袖手旁观,岂不是会让他寒心,让朝中诸多大人寒心?”

那下人心道您还不是为了落井下石李县伯,一听到消息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脸上却露出一副被他感动了的表情。

“快点吧,早朝怕是要下了。”蜀王整理整理了衣冠,便欲向走上台阶。

今日的早朝已经拖的很晚了,要是再耽搁一些时间,他怕是就看不到某些有趣的场面。

便在这时,有嘈杂的脚步声从殿内传了出来。

“下朝了?”

蜀王见此,脸上的表情一怔,露出了些许失望之色。

同一时间,百官从殿内走出,神情各异。

今天的早朝上发生了不少事情,针对齐赵两国的一系列举措,礼部员外郎之子被毒杀,刑部赵侍郎收受巨额贿赂,徇私舞弊,被无辜牵扯进来的李县伯,还没有浮出水面的幕后黑手……

当然,密谍司的恐怖,再一次在他们心中刷新了下限。

刑部侍郎,这次是真的完了,不仅如此,从陛下最后的那几句话来推测,这一次刑部怕是要迎来一次大换血,刘一手暂代刑部侍郎之职,六部中,原本属于蜀王、秦相一系的,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刑部尚书的赵光远,将要面临的是大理寺和密谍司的双重调查,不知道又会将多少官员牵扯进来。

而那利用刑部侍郎赵光远的贪腐,意欲陷害李县伯,毒杀礼部员外郎之子,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的人,虽然依旧没有现身,也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和线索,但百官心中清楚,除了那有限的几人,没有人有动机或是有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情。

李县伯和蜀王一系的冲突,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要说欲除他而后快的,当然非他们莫属。

不过,蜀王殿下的可能性要小一些,因为陈家也算是蜀王一系,就为了给李县伯制造麻烦,便杀掉陈家公子,还栽进去一位刑部侍郎------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一般人是不会做的,蜀王殿下,应该没有那么的恨李县伯吧?

前面的朝臣准备走下台阶的时候,被人挡住了去路。

挡住他们去路的是蜀王。

短暂的愕然之后,便有官员立刻躬身,恭敬的说道:“见过蜀王殿下。”

蜀王收起脸上的失望之色,点了点头,问道:“本王听闻礼部陈大人之子被害,密谍司包庇疑犯,不知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