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礼部员外郎陈云山的升迁,是在大部分人预料之中的。

虽然对于陈云山之子的死,大理寺和密谍司还并未有定论,但这几乎摆明了就是蜀王下的手。

蜀王前脚离开京都,后脚就有十余名死士夜袭杨柳巷,密谍司半夜出动,巡街武侯也看到了,这种事是怎么都瞒不住的。

不过,被驱逐出京,这对于极有可能坐上东宫之位的蜀王来说,已经是极为严重的惩罚了,蜀王一系更是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如今他已经远离京都,若是再召回严查,怕是会引起时局动荡,得不偿失。

毕竟,虽然蜀王一系在朝堂之上暂时失势,但仍然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力,细细思量,陛下还有几位成年皇子,但即便是在蜀王低谷之时,优势也不是其他几位皇子能比的。

因此,这件案子,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陈云山由礼部员外郎升任礼部郎中,怕就是陛下给他的补偿,只是这一段升迁之路,也未免太过血腥残酷。

陈云山因此事已经脱离了蜀王阵营,听说还差点与陈国公府反目,这并不在众人的意料之外,杀子之仇,虽然并不能报复,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揭过,对蜀王继续效忠?

这些日子里,陆续脱离蜀王阵营的人,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只是经历了此事之后,许多朝臣终于看清了许多事情,从举棋不定变成了坚定,就连秦家的态度也变的模糊起来,也让更多人开始犹豫……

……

……

“死士?”李易食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将吕洛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是的。”吕洛点点头,说道:“昨夜子时左右,有一行黑衣人偷偷潜入杨柳巷,所幸我们知道这些日子不太平,担心那些人又有动作,每夜都会安排人守着,那些黑衣人悍不畏死,本来想抓一个活口问清楚,没料到那最后一人竟然服毒自尽。最后那些尸体全都被密谍司的人带走了,还不清楚那些人的身份。”

黑衣人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好猜的,不会玩阴谋诡计,也不懂得弯弯绕绕,按照行事风格来看,是蜀王无疑。

“还是有些心软了。”李易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那些童谣和异兆的程度,还是没能触及到朝臣和老皇帝的底线,否则,蜀王的下场,就不仅仅是驱逐离京了。

只是这家伙在京都这么久,居然也没有拉拢到禁卫或是守将什么的,也做不出什么要命的事情,废物一个……

他看着吕洛,随口问道:“我们现在还没有发展到蜀州吧?”

吕洛点点头,说道:“蜀州偏远,再深入一些,便到了赵国境内,对于此等荒僻的州府,我们暂时还不打算发展。”

“条件越是艰苦,我们就越不能退缩,要发扬不怕吃苦的精神……”李易为他添了添茶水,说道:“蜀州虽然荒僻,我们也不能放弃,若是有人愿意去蜀州发展的,薪资翻三倍,每年允许带薪休假一个月,回家探亲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