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京都附近,某处寺庙。

禅房里面,一个小和尚开口说道,“寒山寺的琉璃观音像是怎么来的还不知道,那边口风很紧,没有打听出来什么,不过,据说长安县伯李易在长公主生辰宴上,送给了公主殿下一尊琉璃像,当时有好多人都看到了。”

老和尚皱了皱眉,问道:“哦,可曾知道李县伯那琉璃像是从何处得来的?”

小和尚说道:“据说是从几个异邦商人那里买到的,再多的就打听不出来了。”

另一处寺庙。

“异邦商人?”中年和尚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告知城内的弟子,这些日子要多多注意城内的异邦商人。”

随后又想到一件事情,问道:“对了,去寒山寺的张大善人怎么说?”

张大善人是法华寺的忠实香客,每年都会捐数千两的香火钱,此次,便是托他去寒山寺打探消息的。

年轻和尚脸上浮现出了尴尬之色,说道:“张大善人看到了那里的琉璃像,然后……”

“然后怎么了?”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中年和尚开口问道。

“然后给寒山寺捐了一千两香火钱。”

“……”

“檀印老秃驴,我法华寺与你们势不两立!”

禅房内传来了暴怒的声音。

不多时,年轻和尚从禅房里面走出,回头看了一眼之后,摇头叹息。

虽然说抢人信徒,夺人香火这样的事情是各个寺庙的大忌,但是师父他老人家骂寒山寺的和尚是秃驴,不是连自己也一同骂进去了吗?

……

……

“李兄,你家那位方护院,是不是对王某有些误解?”

两人走在街头,王永有些疑惑的回头问李易道。

“王兄何出此言?”李易回头看着他问道。

“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王永想了想,摇头说道,“或许是我感觉错了吧……”

感觉倒是没错,毕竟价值几千两上万两银子的东西就被他那么砸了,以老方嗜钱如命的性子,没有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已经是极为克制的了。

李易当然不能把这个原因说出来,摆了摆手说道:“王兄不必多想,他可能是昨日被婆姨骂了,这几天心情不好,王兄不要介怀。”

“应是如此。”王永点了点头。

想到了某件事情,又看着李易问道:“寒山寺的那尊琉璃观音像,也是出自李兄吧?”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王兄也知道,我们景国不产琉璃,倒是那些异邦商人,经常不远万里拿这些东西来贩卖,这次也是运气好,遇到了几个缺钱急于出售的,就全都低价拿了下来。”

王永愣了一下,问道:“李兄之前不是说,是从琉璃矿中挖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