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人未曾领会到刚才李县伯站出来的用意,就不配站在今日的朝堂上。

陛下当然是不可能把朝堂上所有贪腐的官员都抓进大牢或者拉出去砍头的,这样不仅朝堂会崩溃,整个景国的官员体系都会崩溃。

然而贪腐之事又是切切实实存在的,陛下不可能当做没有看到,若是轻描淡写的揭过去,怕是日后这种现象会更加严重。

陛下需要一个台阶,朝中的某些官员也需要一个台阶,或者说是恕罪的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出现了。

继户部一位官员走出来之后,又一位官员站出来,一脸正色的说道:“陛下,算学院学子都是朝廷将来的栋梁,臣愿意为算学院捐出五千两。”

话音刚落,就有一人跟随:“臣愿为女子学院捐出八千两。”

“臣为科学院捐出一万两。”

“陛下为国辛劳,不惜削减内府用度,臣深感惭愧,愿意捐出一半家产……”

……

……

满朝官员,从来没有一刻如此的爱国,如此的忠君,一个“为君分忧”,动辄便会捐出数千上万两,日后在史书上,定然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景和年间,帝王仁慈,减免多个受灾州府的赋税,导致国库空虚,景和三年二月,朝臣慷慨解囊,一日之间,捐献出近百万两银子,更有甚者,将家财捐出一半,实乃是官员中的楷模,被后世的许多君王用以鞭策群臣……

金殿之上,景帝稳坐龙椅,脸上的表情比起刚才要舒缓了许多。

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搬来了桌案,御史台马中丞坐在那里,提笔记录,朝臣一个个排着队,争先恐后的献出家财。

对他们而言,这不是散财,这是在挣命。

在座的官员,如今已经在陛下那里留下了案底,陛下此时看似不欲追究,但此等情况下,若是有人装傻,下场不会比刚才拖出去的那些人好上多少。

甚至于某些官员根本不知道自己贪了多少,此刻也得大致的估算出一个数字,只能多不能少,家中余财不够的,便是砸锅卖铁,东拼西凑也得凑出来,万一陛下对比之后,发现数目不对,可能会用他们的官位或者是脑袋来凑数。

实在是凑不出来的,也只有将家财捐出大半,用诚意来感化陛下了。

马中丞端坐在桌案前,一手楷体写的极为中正,抬头看了走过来的官员一眼,笑道:“徐大人,几万两?”

“两万。”

“周大人?”

“一万……”

“卫……”

“五千。”

……

……

“小子,你老实告诉老夫,这主意,是不是你想出来的?”薛老将军站在柱子后面,看着李易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