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相公,最近好像没有什么节日吧?”

看着差不多都快要堆满一整间屋子的礼物,如仪想了想之后,有些诧异的问道。

这还不是最诧异的地方,平日里家里和京都的官员权贵并没有什么来往,就算是真的逢年过节,也不可能收到这么多的礼物。

送礼之人都是京都的官员,有的是差遣家中的下人,有的干脆是亲自前来,态度十分客气,管家请他们进府喝杯茶也会被拒绝,放下礼物就走,实在是奇怪到了极点。

李易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娘子不用去管这些,总之这几天有人送礼物就收,不用担心。”

这次的礼物收的心安理得,收的没有一点心理压力。

京都的那些官员还是懂礼的,送的都是重礼,按照这等情形来看,他们当日在朝堂上捐出去的银子,应该还有所保留。

就是不知道如果他们得知,老皇帝原本只打算收拾几个巨贪,为了朝堂稳定,决定一把火烧了那些账目记录,放过其他人之后,会不会把这些礼物再收回去。

不过,这些礼物也应该收。

毕竟,说服老皇帝改主意,他也费了不少口舌,而且从中也没得到什么大的好处,想想真是何必呢……

……

……

处置了几个大贪官之后,朝堂上的风雨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李易之后就再也没去上过朝,不过却也听说了,朝堂上这几日的人事调动比较频繁,官员们升的升,降的降,类似于户部这样的部门,更是被从头到尾的清洗了一遍。

对于老皇帝的这种大动作,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上次清查贪腐案子的风波才刚刚过去,没有彻底平息,这个时候谁敢多说话,让陛下想起某些不好的事情,旧事重提,朝堂中大部分的官员都不会放过他。

天底下赚钱最容易的人果然是皇帝,动动嘴的功夫,立刻就赚了近百万两银子,还在朝堂上再次树立了威望,震慑了一大批人,收拢了一大批人,还趁机清洗了一大批人,这是一箭几雕啊------这笔账划算的不能再划算了。

赚钱容易,想从他那里拿钱出来,则是比登天还难。

不过,三万两银子修一个湖,还是绰绰有余了,这年代劳动力不值钱,更何况这些银子还要留着做更重要的事情,日后作为科研经费之类的,哪能花在修湖这种小事上面。

……

……

算学院这些天的课表变了。

从早到晚,依次是挖湖,上课,挖湖,休息。

挖湖不仅仅是挖湖,挖多深,怎么挖,水道如何设计,这些都是要通过细致的计算的,有一点没有做好,这门课就不合格。

是的,挖湖也是一门课。

这门课是所有学子的必修课,不论是世家子弟还是寒门学子,两个创新学分必须拿到,不然哪怕平时的学分拿到满,也不能够从算学院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