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秦锋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今的时节,虽然比起寒冬好了许多,但光着身站在外面大半夜,依然是要受极大的苦楚的。

“为什么,我不信那些人真的胆大妄为到了如此地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陛下一定会派更多的禁卫保护我们,我不明白!”他咬着牙,声音颤抖的说道:“这座江山是陛下的江山,违抗君命,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秦锋的父亲秦朗站在床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锋儿,你知道你比秦余差在哪里吗?”

话音刚落,秦锋猛的抬起头。

秦朗看着他,说道:“你想得到陛下的器重,这没有错,若是十年之前,甚至是五年之前,你这么做,为父不会拦你,但是眼下,这座江山,还能在陛下手里多久?”

“难道?”秦锋面色一变,在这之前,父亲可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这些事情。

秦朗看着面色苍白的儿子,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此次事件过后,你便老老实实的待在算学院中,时机到了,自会有一个锦绣前程,不要再去做这些事情了……”

……

“还疼吗?”曾子鉴脚上包着厚厚的白布,一位衣着华贵的妇人满脸担忧的走进来问道。

曾子鉴咬着牙说道:“不,不……疼了。”

“烧的滚烫的水,怎么会不疼?”一位中年男子从门外走进来,冷哼了一声,说道:“让你两个月不能下地,已经是很轻的了,否则,陈家和李家那两人,就是你的下场!”

想到陈立森和李健仁,曾子鉴低下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后怕之色。

冯家,冯家当代家主对自己的三儿子叮嘱道:“记住,你患的是癔症,没有我的允许,你的癔症不能好,算学院,暂时不要去了……”

韩家,一位年轻人一脸苦色,说道:“父亲,为什么要说孩儿患上的是马上风,哪怕说是癔症也好啊,马上风……,这让孩儿以后怎么做人?”

韩家家主冷哼一声,说道:“癔症被冯家用过了,你就委屈委屈,马上风,总比送命要好!”

“这几日,你也告病在家,算学院不要去了,免得像那几家一样……”

“明日便派人去算学院,说你生了重病,这半个月,就待在家里,哪也别去!”

……

……

同样形式,同样内容的对话,在不少权贵官员的家中都有发生,但凡家中子嗣有在算学院学习的家族,都对其子嗣进行了一番叮嘱。

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允许参与到朝廷清查账目的事情中去。

陈家,李家,崔家的事情已经是前车之鉴,其余几家,以自残的方式,迅速从这件事情中脱身而出,这种事情,除了天家,还有向来把名声看得比命还重要的御史们,没有人愿意沾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