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姑爷,你说如果要盖这么大的一座宫殿,要多少银子才行?”

两人走出皇宫的时候,老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宫殿问道。

李易看了那宫殿一眼,说道:“多少银子都不行。”

“为什么?”老方怔了一下,连忙问道。

“这种宫殿,只有皇家才能盖,别人盖就是逾制,要掉脑袋的。”皇家的规矩很多,什么样的人,坐什么样的马车,盖什么样的房子,都有规矩,越过这个规矩,别人可能就会怀疑你是不是想造反之类的,比在家里藏龙袍的做法更加的愚蠢。

老方想了想问道:“那找个地方偷偷盖行不行?”

“不行。”

走在前面的常德一口拒绝,老方才刚刚萌芽的梦想就此破碎。

……

……

清查账目一事,好像真的闹大了,协助御史台查账的几名算学院学生虽然因伤因病不能再继续调查了,不过陛下清除贪官的决心却没有因为此事有一分一毫的改变。

密谍司连夜出动,上到六部,下到地方县衙,将所有的账目全都打包送往算学院,甚至包括之前已经清查过的地方,也要再查一遍,看着账簿被一箱箱的搬走,不知道有多少官员心跳超速。

这一夜,对于朝中的许多官员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与此同时,京都所有城门的监控忽然变的森严了起来,每一处城门,都有不下百位禁卫守着,对于进出城的人员,进行严密排查。

今日的早朝,气氛格外沉闷。

除了地方上几条无关痛痒的奏报之外,朝臣都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不发一言,天子和往常一样,问询了几次之后,宣布退朝。

下了朝的官员也不像往日那样高谈阔论,谈笑风生,一个个行色匆匆,出宫的时候,都会不自主的望向某个方向,算学院门口一千禁卫的身影,还依稀的可以辨认出来。

抬起头看时,晴朗无云的天空上,仿佛有着厚重的乌云,压迫下来,让人喘不过气。

……

……

秦家。

“愚蠢!”

秦彦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没有想通其中利害,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也就罢了,居然,居然包庇罪臣……,你知不知道,今早你们查过的账目,全都被再次送进了算学院!”

“要是被查出来,你们包庇的全都是自家朋党,这可是欺君之罪!”

看着暴怒至极的大伯,秦锋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随后便感受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之后,再也没有了任何意识。

“锋儿,锋儿……”

一位中年妇人脸色一变,急忙快步走到床前……

“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秦府的小花园里,秦家五爷喝着小酒,时而捏一颗豆子放进嘴里,摇头晃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