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殿内继续安静。

那和尚抬头看了李易一眼,轻叹了一口气,慢慢低下了头。

一些胆小的女子早已被刚才那一幕吓的脸色发白,那一尊琉璃像可是足足有一尺多高,又砸的那么用力,真要是落在了和尚的头上,今日怕就是要血溅崇元殿了!

随后她们才想到了一些事情,刚才这和尚明明说他不会武功,可不会武功,又怎么能凭借衣袖便将那琉璃像击的粉碎?

刚才那一幕,可是比长公主小露的那一手还让她们感到惊讶。

可是,李县伯又是怎么知道那和尚会武功的?

如果他真的不会,刚才那一下岂不是要砸死人?

而且------刚才他砸的,可是又一尊琉璃像啊!

“阿弥陀佛……”几位已经花钱买下那尊琉璃像的和尚,看着一地的残渣,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

景帝嘴角抽了抽,脸上露出肉疼之色,这可是又一尊琉璃像啊,被他这么一摔,至少两万两化为泡影……

陈冲愣了一下,指着地上的和尚,暴怒说道:“老和尚,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拿下!”

景帝挥了挥手,立刻有两名禁卫上前将那和尚拿住。

崔贵妃脸色一冷,看着李易问道:“谁让你砸那一尊琉璃像的!”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老和尚的谎言是被拆穿了,可是------这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吧?

一尊琉璃像啊,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这尊琉璃像刚才可是卖出了近三万两银子的价钱,也就是说,李县伯这么一砸,三万两没了……

即便是琉璃像和他们没有关系,此刻也不免有些心疼……

李易还没有开口,京兆尹董文允便走出来,说道:“陛下,为了拆穿这和尚的谎话,李县伯一时情急,才摔碎了这座琉璃像,情有可原……”

“李县伯急智,沈某佩服……”刚才那位沈姓男子开口说道。

“董大人言之有理,李县伯也是情急,归根结底,责任还是在这和尚身上。”

如果说董文允和沈修站出来,是因为李县伯刚才帮助沈素解围,那么陈庆的话,则是让众人有些意外了。

代表陈家的陈庆,居然公然和贵妃娘娘唱反调?

“陛下,依臣看,这和尚才是罪魁祸首,这两尊佛像,应该算在他的头上。”又有一人从人群中走出,笑着说道。

看到连王家家主都站了出来,不少人脸上的表情就有些震惊了。

薛老将军粗犷的声音稍候传来:“陛下,还是先问问这老和尚,到底打的什么坏心思,再治他的罪,让他们赔偿也不迟。”

薛老将军话音刚落,兵部尚书严炳站了出来。

户部尚书秦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