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京都的某些官员心中惴惴不安的等待了许久,终于等来了贵妃娘娘的消息。

针对长安县伯的一系列举措,暂时取消。

这让他们的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朝堂上这几天的气氛很不对劲,这一种不对劲,最多的当然体现在陛下的身上。

已经有好几位不开眼的官员,因为犯了一点小错被当庭斥责,因此被贬官者更是有好几位。

直到现在,百官才意识到,那位李县伯在陛下心中的地位,怕是比他们预料的还要高。

庆幸之余,心中自然也多了几分后怕。

后怕是因为若是真的选择了与他硬碰硬,恐怕己方这边的损失,会大到无法承受。

至于庆幸,自然是这样的人已经不在京都了,并且很有可能不会再回来,否则,蜀王殿下的回归,怕是会受到极大的阻碍。

谁都不想有这样一位敌人,不说有多少人站在他的背后,单是算学院,就将多少朝臣和他捆绑在了一起,一次账目清查,朝堂上便是一次清洗,属于蜀王殿下的力量,真的是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

在经历了某些压抑和风雨之后,京都又恢复了表面的风平浪静。

勤政殿中,景帝放下奏章,揉了揉眉心,沉声说道:“再加派人手,宫内的供奉派出去十位,找不到人,就不要回来了!”

常德的身影无声的退出去。

甘露殿,宽阔的广场之上,一道身影辗转挪腾,剑影密不透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站在远处看着,悠悠的叹了口气。

不多时,那身影停下,向这边走过来,看都不看石阶上那一盘色泽金黄的蛋炒饭,拎着一旁的酒坛进了殿中。

算学院内,午饭时间,教室空无一人,李轩有些失神的望着窗外,另一名俊俏公子拎着一个食盒进来,放在他的面前,看了他一眼之后,不发一言的走出去。

算学院外,李翰原本胖乎乎的身影消瘦了不少,此刻正背着手,对站在角落里的几名年轻男子,大声训斥着什么。

“十天了。”

小丫鬟坐在院子里面,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脸色虽然比之前苍白了不少,但还算是有些气色。

姑爷几天之前来信了,说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要过很久很久才会回来,很久很久是多久呢,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小姐有身孕了,她其实很开心很开心,可是姑爷又不在,就连二小姐也不见了快十天了,她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回头望了一眼,立刻站起来,慌慌张张的跑过去,说道:“小姐,别动,放着我来!”

……

……

马车里面的空间很大,又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锦榻,但行驶在官道上面,还是有些颠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