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得到关于慧王妃和那和尚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慧王妃到底是王妃,背后又有崔家和崔贵妃,再加上陈家和沈家后来都没有追究,皇后对她最终的惩罚是禁足两个月,抄写《女经》和《女诫》各五十遍,禁足的地点是在某个宫殿,在这两个月期间,不许任何人探望。

当然,那两尊琉璃像,最终还是要算在慧王头上,共罚银十万两,没有丝毫留情,就算是对于一个王爷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对于那和尚的惩罚就更重了,为了少造杀孽,老皇帝近两年不愿意杀人,一般都是坐几百年牢就能放出来,当然在坐牢期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算起来也能减上那么几年。

这只是一个小意外,无关大局,王家的琉璃义卖两天后还会如期举行,地点就在芙蓉园里面,从今天开始,整个京都都在传这件事情,这一次,必定会有更多的权贵,更多的和尚前去,京都那些身份不高但是银子特别多的富商巨贾也都受到了邀请。

这么大的规模和阵仗,让众人不由的在心中怀疑,王家到底是从番邦商人那里买了多少琉璃,为什么他们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收到?

全京都都在寻找番邦商人,可那些人却像是忽然之间就销声匿迹了一样,所有人也只能先将目光放在了两日之后王家的琉璃义卖上。

李易的目光放在柳二小姐身上。

“又没钱了?”

他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问道:“这才几天?四千两银子就没有了,你到底用那些钱干什么了?”

柳二小姐抱着剑说道:“是你说的招兵买马。”

“你真用来招兵买马了?”李易对此持怀疑态度。

“有钱能使磨推鬼,这是你说的。”柳二小姐看着他说道:“招兵买马自然要更多的银子。”

“这次要多少?”李易想了想问道。

如果是用在正经事情上,他当然不会吝啬。

“三千两。”

李易想了想,说道:“给你十万两。”

“多少?”

柳二小姐放下剑,看着他问道。

“十万两。”李易重复了一遍。

赚钱就是为了花的,银子放在家里还得隔一段时间就拿出来晒,反正过两天又有一大笔银子进账,还不如一次性干脆大方一点。

柳二小姐面上露出警惕之色,问道:“你是不是背着姐姐做什么事情了?”

李易怔了怔之后,摆了摆手,说道:“三千两,你去账房自己取吧。”

李易到现在也不知道柳二小姐的胆子到底有多大,别说十万两,就算是给他一百万两,她也能在短时间内花个干干净净。

只不过,眼下他并不知道,因为这十万两银子,再加上一个毫不吝啬的武林盟主,日后会造就出来一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