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和户部吏部相比,六部之一的工部,重要性似乎没那么高,但一部侍郎被带去刑部调查,对于整个朝堂来说,仍然是一场不小的动荡。

虽说结果还不知道如何,但依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李侍郎怕是凶多吉少了。

刑部或是密谍司调查的结果,向来都只是陛下想要的结果,真要一丝不苟的去查,朝堂之上,没有一个不心虚的。

其他官员还好,陛下这些日子虽然改变巨大,甚至连性情都变得暴戾,对于朝臣的错误,远不像之前那样宽宏和容忍,然而也只是在某个限度之内。

工部李侍郎这一次,恰好超出了那个限度。

不过,对于另一些官员来说,景和二年到三年,便是真的流年不利了。

派系之中的官员一个个的遭难,如今已经轮到了四品官,连蜀王自己都被驱逐离开京都,秦相如今已经极少在朝堂上发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原本用几十年取得的优势,已经微乎其微。

陛下的身体越来越差,却在这个时候驱逐了蜀王,打压蜀王一系官员,莫非,陛下真的对他失望之极,心中有了其他的计较?

这些猜测和疑窦,开始在越来越多的人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

……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蠢货?”

京都某处青楼,秦余怀里搂着一位丰腴妇人,抿了一杯酒,摇摇头说道。

陈立峻叹了口气,说道:“李家完了,刑部侍郎今天亲自带人抄的家,李健仁的丧事才刚刚操办完毕,怕是又得再来一次。”

工部侍郎所在的李家,这一次要被彻底的从京都权贵的名单上抹去。

李健仁死了,死的并不是没有一点意义,最起码他拉着整个李家成为了他的陪葬品。

陈立峻抬头看了一眼,整个京都,要说对于那李易的恨,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秦余。

然而连他都只能隐忍不发,那几个蠢货,到底是谁给他们的信心。

哐当!

崔承宇将一物扔到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看了秦余怀里的丰腴妇人一眼,说道:“你先出去。”

“谢谢公子!”

看到桌上一个晶莹剔透的镯子,那妇人眼睛都直了,一把将其抓起来,藏进袖中,说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民妇这就走!”

那妇人走后,秦余有些诧异的看了崔承宇一眼,问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琉璃镯子随便送?”

“都是些不值当的东西。”崔承宇摇了摇头,说道:“我有件事情要问你。”

秦余叹了口气,说道:“崔家真是家大业大,比不了,比不了……”

崔承宇看着他,认真问道:“秦相到底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