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蜀州偏远荒僻,在景国极西,辖下只有五个小县。

永县则位于蜀州的西南部,是景国西边最后一处有人烟的地方。

永县县城以外五十里,有一条百余丈宽的大江,越过这条江,便正式的进入了齐国地界。

因为远且偏,所以更穷。

越是穷的地方就越是乱,越是乱的地方就越是穷,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所以永县盗匪横生,治安极其混乱,好在都是小股的流寇,只敢在县城周边的村庄里肆虐,不敢太过靠近县城,再往南一百里的地方才是真正的恐怖,属于齐国景国和武国的交界处,三国都不管的地带,山脉绵延,其中的盗匪山贼比官府还要嚣张,常常百里方圆都无人居住,那便是真正的荒无人烟了。

远远的看去,城墙倒是厚实,只是城门口的守卫却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百无聊赖的样子。

虽说这里算是和齐国接壤,景国和齐国的关系也向来紧张,但齐国大军也不至于翻过绵延数十里的大山,再横渡大江来到这种地方,独特的地理优势,倒是没有让永县再遭受战乱的困扰。

因刺史府和蜀王府的存在,也使得永县的治安比起其他几县,要更加稳定一些。

几辆马车从远处缓缓的驶来,周围近百人随行,这些人大都身穿蓝衣或是黄衣,看起来有组织有纪律,守门的兵士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一名兵将退到城门里面,遥遥的大喊道:“停下,你们是什么人!”

一道人影从后方匆匆跑来,在他的脑袋上扇了一下,大骂道:“没长眼的混账东西,这是殿下重要的客人,还不快滚开!”

他的身后,一名紫衣男子匆匆的上前,走到第一辆马车前面,小声说道:“娘娘,护法已经在城内等候多时了。”

后方,一辆马车里面传来了一道长长的哈欠声。

随后便有一道年轻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了过来:“怎么停下了,是不是要吃饭了?”

马车旁边的一个黄衣人脸上露出了敬佩的表情,活了三十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嗜睡之人,心中的佩服,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黄衣人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是吃饭,是蜀州到了。”

……

……

永州县衙。

可以看出这县衙已经有不少年头了,外墙的墙皮都开始剥落,大门上的漆色也早就掉的七七。

一名衙役慌慌张张的跑进某间屋子,焦声道:“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又有一个村子造匪了!”

靠在椅子上的打盹的青年吓了一跳,眼睛猛地睁开,随后脸上便露出了怒色,随手将桌上的一个砚台砸了出去。

“混账东西,不是说了,本官休息的时候,不准打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