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你说的都是真的?”

李易看了他一眼,见那方姓青年用怀疑的眼神望着他,微微摇头,年轻人这句话问的就很没有水准。

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原因始末,别人知道的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细节他心中也很清楚,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昔日高高在上的蜀王,是如何一步步沦落到今天这一境地的。

当然都是因为他自己作!

生生将一手好牌打成了这个样子,作为一个局外人的他都看不下去。

事情到了今天的局面,蜀王是注定当不了皇帝的,倘若他现在离开蜀地前往京都,路程不过半就得死在路上,这一点在他离开的京都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倘若他真的和这道姑的势力勾搭到一起,到时候怕是会多些麻烦。

所以必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这些人早日回头,这么大一个教派,从零开始,经营成这样子不容易,遇到专坑队友二十年的蜀王殿下,几十年基业要是毁了,该有多可惜。

就是李易自己也舍不得。

“多谢兄台提醒,我会仔细调查的。”方姓年轻人拱了拱手说道。

“都是自己人,应该的。”李易摆了摆手,走进客栈,顺便对楼下的小二吩咐了一句:“待会儿送些酒菜上来。”

刚才在蜀王府,只听那位江兄吹牛和感叹了,唾沫横飞,毁了一桌子饭菜,这会儿还真有点饿。

伙计连忙应声:“好嘞,客官,您先上去,小人这就去后厨招呼一声,酒菜马上就到!”

李易踏入房间后不久,另一处客房之中,那方姓青年阴沉着脸,说道:“让负责收集京都情报的人,给我过来!”

不多时,一位蓝衣人匆匆的走进来,说道:“不知护法有何吩咐?”

方姓青年看着他问道:“京都朝堂这几个月,有什么大的变化?”

那蓝衣人想了想,说道:“大的变化倒是没有,就是前些日子,景国皇帝派人清查京官账目,后来罢免了很多官员,近日我等离京之后,朝堂上又颇多动荡,每日都有新的讯息传来,属下还没有来得及整理。”

方姓青年沉声说道:“将你们收集到的情报全都给我拿过来。”

“是,护法!”

不一会儿,蓝衣人便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册,再次走进了房间。

方姓青年在桌前坐定,飞快的翻动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起来。

“蜀王煽动民意,意欲逼宫,被驱逐出京……”

“算学院,刑部侍郎,户部司,朝堂清洗……”

“工部侍郎之子被杀,工部侍郎……,抄家,女子充入贱籍,男丁流放三千里!”

“废物!”方姓男子猛的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