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废物,都是废物,都三天了,连个人影都没有找到,本王要你们何用!”

蜀王府,愤怒的蜀王殿下再次掀了桌子,下首处,蜀州当地的官员一个个都低着头,噤若寒蝉。

蜀州各县,衙门里的捕快衙役包括民壮,甚至是县尉都亲自带人巡查,可是别说那道姑和长安县伯,连那些蓝衣人黄衣人的影子都没见到。

蜀州这么大的地方找两个人,根本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而且命令发下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说不定他们现在早就逃出了蜀州,到哪里去找人!

“继续给本王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蜀王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下官遵命……”

一众官员纷纷应声,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找当然是要找的,就算是做样子也要找,不然蜀王这里不好交代,毕竟,蜀州的官员,以后还要仰仗他呢……

三天的时间里,蜀州各县的气氛陡然变的紧张了起来。

街道上随处可见巡逻的兵士,甚至就连偏远的荒村之中,也有民壮不停的搜寻,尤其是对于那些面生的外乡人,巡查格外严格。

永州城内,一处废弃已久的院落。

院内的枯井井沿之上,忽然伸出了一只手。

方姓青年艰难的从枯井中爬出来,无力的躺倒在地上。

三天,整整三天,别说吃饭,连口水都没喝着,纵使被封住的穴道已经自己解开,此刻也很难提起多少力气。

“等着,我去找绳子!”他趴在井口上说了一句,就缓缓的转过身,推开院门,踉踉跄跄的向外面走去。

不多时,一位衣衫破烂,满面灰尘的青年,怔怔的站在街上,望着街边的一处面摊,喉咙忍不住的耸动。

“唉……”

那面摊老板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的望着街道上的人群,再望了望空无一人的面摊,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啪!”

下一刻,他的所有视线,就被桌上那一锭银子给吸引去了。

“来十碗面!”

看着对面那青年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面摊老板不由的有些心里发毛。

“十碗?”他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少废话,快点!”

被那青年用泛着绿光的眼神一瞪,面摊老板打了一个哆嗦,立刻道:“好,好,客官稍等,面马上就来。”

“客官,面来了!”

很快的,那摊主就将一碗面端了上来,看着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那碗里就已经空了,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方姓青年抬头看了一眼,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再来一碗!”

“哎,马上,马上!”

面摊老板手上急忙再次动作,撇了那青年一眼,心中暗骂,“刚出锅的面一下子就吃完了,上辈子饿死鬼投胎的,怎么不烫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