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戴着斗笠从药铺走出来,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

昨天晚上那胖子果然没有骗他,刚才买这些药材,递过去银票的时候,药店的伙计果断就收了,连问都没问,一路走来,在街上也看到了两家“钱庄”。

那钱庄的名字就叫“钱庄”,看似简单粗暴,实则意义深刻,因为那就是一位姓钱的大户开的,和别人说起的时候,有一种天下钱庄尽是自己家的感觉……

钱家在丰州城很有名气,因为有钱。

丰州城经济繁荣,有钱人家也不少,这其中有新兴家族,也有底蕴深厚的世家,钱家是属于前者,新的不能再新了。

据说那位钱家的家主,本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苦工,却在十余年前意外发迹,从给人搬船卸货开始,慢慢做起小生意,再一步一步的将生意做大,十年时间,家族积累的财富,就已经超过了丰州城的大部分所谓富商豪门。

便是连同那些具有数十上百年底蕴的世家大族也算上,钱家的财富,在整个丰州城,也能排进前五之列。

也就是说,整个丰州,比钱家更有钱的,一只手都数得出来。

虽说自古权钱都无法分开,但实际情况是有权的一定有钱,有钱的不一定有权,尤其是在如今的时代,商人低贱,越有钱,便越是要承认别人的嘲笑和冷眼。

钱家便是这样的存在。

他们和那些积累了几十上百年财富和声誉的家族不同,在大多数人眼里,就是小人得势、瓦釜雷鸣,土地主,暴发户一样的存在,不太被上流社会承认,哪像在后世,这种人就是自主创业成功的典型,引领成功学潮流,无数迷茫青年心中的偶像,写几本《钱耐基成功学》《成功法则》《成功鸡汤》……,能卖脱销那种。

这些信息,都是李易从一个知情人的嘴里打听到的。

当时那知情人被他堵在墙角,一边喊着“大侠饶命”,一边把钱家的发家事迹抖了一个底朝天,甚至连钱家家主在哪座小楼包养了一个小老婆,钱公子和某某才子疑似有龙阳之癖这种花边新闻都没漏下。

临走的时候,那知情人还衷心的建议,要抢银子去钱家,沿着这条路直走再左拐,府邸最大最豪华,门口有一座银狮子的那家就是。

他客气的打听出来的内容也就这些了,至于昨天那位钱公子到底能没能如愿,暂时还不知道。

不过想来和他预料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晏几道的词风浓挚深婉,工于言情,文学上的成就,无论是当世还是后世对他的评价都比他老子晏殊还高,这位可是连苏轼都不放在眼里的存在,存诗不多,个个都是精品。

由于人生际遇的问题,他的诗词中有不少同情歌妓舞女命运、歌颂她们美好心灵的篇章,笔调感伤,凄婉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