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半个月前,戴着斗笠,一千两银子将这块玉佩当掉了?”县衙大牢中,齐国三皇子赵颐看着那当铺掌柜问道。

“是的,他当时用斗笠遮住了脸,小人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当铺掌柜颤声说道:“小人所言句句属实,若是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没多久,赵颐从牢房走出来,摇了摇头说道:“这块回龙佩是父皇当初赐给我的,价值万金,居然只当了一千两银子,李兄啊李兄,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赵颐了……”

杨彦州站在他的身旁,思忖了片刻,说道:“殿下,如此说来,他现在应该就在丰州城里了。”

赵颐点了点头,说道:“他不会不知道这块玉佩的价值,只用一千两银子便当掉,想来应是极其缺钱,景国他暂时回不去,躲在齐国实属正常,此时,应该还没有离开。”

“殿下要找什么人,要不要下官派人……”吴县令站在一旁,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赵颐挥了挥手,说道:“不必了,这件事你不用过问,一会儿记得放那当铺掌柜的离开。”

吴县令愣了愣,说道:“殿下,私藏皇家之物可是大罪,就这么放了他?”

赵颐笑了笑,说道:“无妨,就按照本王说的做吧。”

吴县令抬头看了看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下官遵命。”

两人从县衙走出来,杨彦州回过头问道:“殿下,若是他不去赎那玉佩呢?”

赵颐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说道:“顺手为之,他去赎了自然好,不赎也是意料之中,这些天多派些人暗中探查,丰州城不大,若是他还在城里,迟早都能找到。”

杨彦州点了点头,两人走下台阶,与此同时,几条街之外,某处院子里,李易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虽然老皇帝赐下来的东西他都没怎么在意过,但也不至于没有一点儿印象,直到此刻,他还是想不起来,那块玉佩,是他什么时候送给自己的?

片刻之后,依然没有理出什么头绪,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得快些将那十三首诗词写出来,然后出去买菜。

家里的菜刚才都被柳二小姐糟蹋完了,他得买些新的回来,顺便将那诗词送去,拿回剩下的五千两尾款。

这次之后,再也不做这种用诗词卖钱的事情了。

不止苏轼李白秦观,这一次,柳永和晏几道几人的棺材板也快压不住了,每写一句,李易都能够感受到来自异时空那浓浓的怨气。

有辱斯文,实在是有辱斯文!

天还没黑,钱多多就站在那处巷口,耐心的等待着。

直到夜幕完全降临,他的脚都快要站麻了的时候,巷内终于传来了一道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