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爹,我知道错了。”钱多多低着头,语气诚恳的说道。

涉及到这种话题,他从来都不和老爹争辩,不然就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你要记得,你将来是要继承钱家的,千万不要走了岔路。”钱财神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转过头,看着杨彦州和赵修文,说道:“好了,两位状元公,有什么话现在可以问了。”

刚才被他称呼为状元公的时候,杨彦州和赵修文的心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此刻听他再提起时,竟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讽刺。

将这种奇怪的思绪压下去,杨彦州看着钱多多,说道:“杨某只是想问一问钱公子,近日那流传甚广的十四首诗词,可是公子所做?”

他话音落下,赵修文的目光也望了过去。

“这话是什么意思?”钱多多皱起眉头,说道:“我的诗词,当然是我自己写的了,这又不是做生意,难道还能从别人那里买吗?”

赵修文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此事事关重大,还望钱公子能如实回答。”

钱多多撇了撇嘴,说道:“什么如实不如实的,这本来就是我自己写的……”

赵修文拱了拱手道:“既然钱公子能写出来此等佳作,想必平日里也会有不少作品,赵某和这位杨兄也都是爱诗之人,钱公子不如拿出来,让我二人领略领略公子的文采,如何?”

“------”

“妈的,大意了。”

钱多多心中暗骂一声,当时就应该再花一万两,将一百两银子的诗词买上一百首,不高兴了就砸出去一首,高兴了砸两首,也不会遇到眼前这种尴尬场面。

“咳……”他捂嘴干咳了一声,说道:“写诗这东西,靠的是灵感,说实话,之前我也没有写过,忽然有一天睡觉起来,脑子里就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文思泉涌,下笔有神……”

钱多多叹了口气,说道:“这种感觉每隔几天就会出现一次,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

赵修文和杨彦州一时愕然,虽说某些佳作本就是靠着一时的灵光一现,但前提是自己要有足够的积累,才足以支撑这种瞬时的灵感,本来就是草包一个,忽然间写出那么多吓人的诗词出来,那灵光得从早闪到晚才行。

赵修文回头看向钱财神,问道:“钱财神……”

钱财神摆了摆手,说道:“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

杨彦州忽然转头看着他,说道:“此事与殿下的一件大事有关,我们必须知道这诗词是出自何人之手。”

“当真?”钱财神脸色一凝。

“当真。”杨彦州道。

钱财神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钱多多,问道:“说,那些诗是从谁的手里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