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定期举办这种性质的聚会,并非只是简单的聊天吃饭,在场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商人,若是聊的投缘,意见一致,很有可能在当场就敲定合作。

几个顶级豪商之间的某些决定,甚至会在未来影响整个丰州的经济走向。

这才是举办这类宴会的主要目的。

因此,庄园里面处处都备有纸笔,时不时的可以看到有人写写算算,商量分配,划分利益之类。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像林婉如这样,有随身带着小本本的习惯,不仅有备忘录的功能,也能随时记录下点子和灵感,林勇曾经说过,芳林苑很多首饰的样式,都是她亲手设计的,不仅如此,必要时刻还能拿出小本本装着问问题,掩饰尴尬。

然而刚才掉出去的那张纸,却不是某种珠宝样式,也不是某一个备忘录,而是他列出来的借贷记账法的经典模型。

“怎么了?”林婉如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疑惑问道。

“坐着别动就是了。”李易将一小片西瓜扔进嘴里,目光若有若无的扫了一眼那胖子的方向。

林婉如小声道:“那是钱家家主,人称钱财神。”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中年胖子将那张纸放在袖子里,目光四下里望了望,许久之后,才转身走向了屋内灯光更亮的地方。

……

按照惯例,每一次的议会都要持续一个多时辰,大部分时间,都是众人三五成群的交流,在结束的时候,会有某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巨商例行惯例的讲几句话,诸如此类……

有人趁兴而走,有人败兴而归,每一场议会,都会或大或小的改变日后丰州经济的格局。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过去?”

芳林苑门口,一路沉默的林婉如终于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李易看着她问道:“那种方法,你没有和别人说过吧?”

“没有。”林婉如摇了摇头。

“没有就好。”李易敲了敲一旁的院门,回过头说道:“忘掉这件事情,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懂得那种方法,至少现在不行。”

林婉如脸上疑惑之色更深,正欲再问的时候,院门已经从里面打开。

“明天见。”

李易对她挥了挥手,转身走了进去。

林婉如站在原地许久,这才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件事情,回过头,对几名林家护卫道:“我们也回去吧。”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柳二小姐掩着嘴,声音里面满是倦意。

“最后那个胖子说的太久了……”李易将手里的一包东西递给她,说道:“那家的果脯挺好吃的,尝尝。”

“太晚了,明天再说。”柳二小姐接过纸包,打开之后,将一片果干放在嘴里,转身向屋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