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姑爷,我和你一起去吧,一会儿要是打起来,也多一个帮手。”

老方站在院子里,有些跃跃欲试,心情压抑了几个月,好不容易轻松下来,本性立刻暴露。

“你带些人在下面等着就行。”李易摆了摆手,这次是去面基又不是开战,带那么多人不礼貌,万一被人家误会了不好,带上两位宗师就够了。

“好。”老方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先通知他们进城。”

为防多事,李易原本其实没有见赵颐的打算,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左右两边有袁老道和徐老怪,底气不足都不行。

院门打开,芳林苑门口,林勇的身体一震,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李易看着他问道:“林大哥,丰州城最有名的酒楼是哪一座?”

“酒楼?”林勇愣了愣,说道:“去酒楼干什么,在家里吃就行了,出去吃怪浪费的……”

……

钱家酒楼是丰州最大,也是规格最高的酒楼。

虽然名字俗气了一点,但能为自家钱庄起名“钱庄”的,也不指望他们能给酒楼起什么风雅的名字。

名字俗气,内里的布置和菜式以及价格一点都不俗,这处酒楼是不对普通人开放的,能进来的人,要么有钱,要么有权,要么……,有钱又有权。

至于没钱也没权,还能在里面肆无忌惮的大吃大喝,吃完了拍拍屁股就走,连钱都不用付的,要么是酒楼掌柜,要么是酒楼掌柜的儿子。

钱多多就属于后者,因为用一万两银子买诗的事情败露,被罚了一个月的零花钱,现在身无分文,逛青楼只能去自家青楼,吃饭也只能去自家酒楼,日子过的……,其实和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唯一郁闷的是,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嘴巴,把自己买诗的事情泄露了出去,现在全丰州都知道他那几首诗是买的,一万两银子只是溅起了一阵水花,远远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这钱花的有点亏。

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姓杨的和姓赵的,他不怀疑那位卖诗的兄台,若是如此,必然会道出诗词作者,对方价格公道,也真的是童叟无欺,就是还欠他一文钱,到现在都还没有还。

钱多多叹了口气,诗是好诗,是他自己太心急了,若是循序渐进,一首一首的放出来,怕是也不会有今日之场面。

看到外面有客人进来,酒楼伙计立刻走过去,问道:“这位客官,请问有预定吗?”

进来的三人组合看起来有些怪异,一位年轻公子,一位中年道士,另一位则是看起来有些邋遢的老者。

那年轻人四下里看了看,问道:“这里没什么客人,也要预定?”

“客官若是要吃饭,小的推荐您去对面的酒楼。”伙计面对笑容的说道:“在这里吃饭,必须要有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