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年轻人……”

目送他走出去,林婉如嘴角罕见的微微上翘,“你自己,便不是年轻人了?”

她摇了摇头,心中再次泛起一些奇怪的感觉。

细细数起来,两人从初见到熟识,也不过两个多月而已。

这两个月里,对他的印象和认知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一些变化,言语行事,时而稳重时而幼稚,令人难以琢磨,时间越久,反而越是觉得,他的身上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看不真切。

这两个月里,是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无论是她自己,还是芳林苑,最初没有什么知觉和观感,但回过头时,便会发现,似乎一切都已经大不相同。

马家,徐家以及白家,和林家已经没有了生意上的往来,家中因为这些事情这两日闹得很大,不过她也并不在意,林家如今已经不需再依赖他们,芳林苑,也不再是以前的芳林苑了。

她走到门外,看了看客流不绝的店铺,心中想着,也是时候应该再多开一间店铺了。

他虽然看上去像是读书人,但是对于这些商人的事情似乎不太在意,也没有看轻或是厌恶之类,如今他和娘子在这里,终究是要安定下来生活的,总得有些用以谋生的事情,不知道若是让他当新店铺的掌柜,他会不会同意?

说起他和那位柳姑娘,两人之间,倒也奇怪。

夫妻同住一间屋子,却分床而睡,中间用帐幔隔开,实在不像是夫妻的样子。

但若不是夫妻,又怎么会……,她想不通这些事情,只觉得眼下的情形倒也不错,若是能一直持续下去,她怕是能多开心好些日子……

小院里面,李易将药汁过滤到一个碗里,药渣扔掉,这已经是最后一包药了。

回到厨房去找奶糖的时候,才发现连残渣都没剩下一点,昨天晚上明明记得还剩下几块,这一次,怕是又对柳二小姐霸王硬上弓了。

他摇了摇头,端着碗向房间里面走去。

最近一直和蜀州的勾栏有联系,那边却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传过来,不过算算日子,他们差不多也应该快到了……

早晚也就这几天,倒是不怎么着急,李易走进屋内,将那碗放在桌上,看了柳二小姐一眼,说道:“大白兔没有了,今天凑合喝吧,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

柳二小姐坐在桌旁,微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已经差不多痊愈了,不用再喝了。”

这种理由李易听她说了不下几十次,端起碗,说道:“快点喝,你自己身体痊没痊愈,你自己不知道啊?”

“不喝。”自从第一次灌她药之后,她好久都没有这么干脆过了。

“不喝是吧……”李易看了她一眼,眯起眼睛,说道:“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