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看到卧榻之上的景帝时,李易再一次深刻的意识到,这一位英明的君主,似乎是真的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早朝已经停滞了近乎两月,对于十余年几乎未曾断过这一规矩的景帝来说,若非身体油尽灯枯到了某种地步,是不会这么做的。

“回来了。”

景帝靠在榻上,手中还拿着东西在看,看向李易的时候,脸上浮现出笑意。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回来了……”

景帝从床上下来,抬眼看了看他。

“因“借贷记账”法的推行,朝堂争论不休,已有月余,齐国无数官员都因此事乱了阵脚,可谓满朝皆乱……”

“齐国大皇子提出议罪银之法,以银代罪,有人冒充御史以及皇子亲卫,以议罪银之名,从并州卷走六十万两白银之后,不知所踪。”

“齐国民间对于议罪银一事民怨颇深,一个月内,已有三地民众,约合五万人愤而起义……”

景帝看着李易,缓缓说道:“朕是不是应该让你在齐国多留些时日,于我景国,也是幸事一件,若是留个十年八年,这齐国,或许就自己亡了……”

李易愣了愣,摇头道:“陛下在说什么,臣……臣听不懂。”

起义什么的,他真的不知道,就算真的起义,也和他没什么关系啊,总不能什么锅都往自己身上背……

为了这么点儿破事就起义,齐国这百姓,实在是玻璃心啊!

“相安无事就好。”景帝摆了摆手,并不在意,说道:“近些日子,你便在家中好好休养,其他事情,暂且放一放吧。”

他所说的其他事情,自然是算学院的事宜。

事实上,还要再加上一个科学院,几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明白,这两院中,或许后者要更加重要一些,而无论是哪个地方,李易都能发挥重大的作用。

这件事情,就算老皇帝不说,李易也是要提的。

如仪怀孕,他离家近五个月,实在不是一个尽责的丈夫,今后自然得补偿回来,哪有心思去管其他的破事,怎么也得先休两年的陪产假再说。

至于算学院,李翰那小家伙打理的挺不错的,他安安稳稳的做太上院长就好,机会,总是要留给这些年轻人的。

李易心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景帝的目光,一直都在他的身上。

李易被人掳走,这件事情的确远在他的预料之外,然而他被人掳去,还能在齐国搅动出那么大的风云,引动朝堂,逼得齐国数地民反,间接使得两国之间的摩擦缓和许多。

因为他们要分出精力去处理齐国的内乱……

议罪银之事,他当初也不是没有想过,在心中权衡过一番利弊,最后被李易一口否决。

那个时候,他的心中,对于此事的严重性是略有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