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继王永之后,近日的朝堂新星,礼部卫侍郎也领着儿子离开了。

两人的对话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倒是让酒楼里的人听了个清楚。

一万两啊,就因为那姑娘的衣服被溅上了几滴酒水,卫家就要拿出一万两银子赔偿,这代价,实在是大的有些匪夷所思了。

能坐在这里吃饭的,当然都不是底层的普通民众,比起常人,自然会多一些政治上的嗅觉。

官场向来如战场,朝堂形势一日一变,更何况是五个月,谁都知道,李县候和秦家,和蜀王一系向来不合,其实在他离开京都之前,蜀王一系暗中的动作不少,那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之感,很多嗅觉敏锐的人都察觉到了。

然而李县候在那种时刻离开了京都,又恰好发生了工部侍郎之子当街围杀两名女子一事,继而连同工部侍郎都被清查,一夜之间,从一部大员变成阶下之囚……

陛下对此大为震怒,那段时间,担心再惹圣怒,蜀王一系自然不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然而随着时日渐久,他们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适逢陛下龙体有恙,早朝不开,除大事外,其余诸事,皆交由尚书省决策,如此一来,他们的各种手段,便也越发的肆无忌惮。

然而,李县候回来了,今日之事,自然也不能简单理解。

这是回应,也是示威,也可以说,是对于那些隐藏在背后之人的宣告。

想到五个月前的种种,有些人心中暗自震动。

这京都,怕是又要起大风波了啊……

继礼部侍郎之后,又陆续来了几名权贵官员,当然都是楼上那些纨绔的家长。

这一顿饭吃的很不安宁,李易有些后悔,好好的氛围,都被这些不开眼的家伙给破坏了。

这些人他有的认识,有的干脆是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看来这几个月,京都发生的事情倒是不少。

其他人他便没有什么心思招呼了,毕竟刚才除了卫俊良之外,大部分人都安安稳稳的坐在上面,他也不好意思再讹------再让他们赔偿,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总不能以看不顺眼的名义吧?

这就太过分了。

稍微活动了一下,热热身,心情也好了许多,懒得再去和那些人周旋,于是那些杂七杂八的权贵官员,都交给了刘县令去应付。

见两女都不再动筷子了,李易也放下筷子,问道:“吃饱了吗,吃饱了的话,我们走吧。”

宛若卿和曾醉墨互望了一眼,微微点头。

李易回头看着刘县令,“刘大人,这里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刘县令连连摆手,今日若只有他自己,自然镇不住这样的场子,然而有李县候站在他的背后,上面那些人的家族,也不用太过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