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对于卫俊良来说,此时在意的其实不是他的面子,而是楼上那位的面子。

他信心满满的下来,其实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刚才秦小公爷向下方望了那么几眼,显然是对这两位绝顶姿色的女子起了心思,当然,卫俊良自己对她们也有心思,但在秦小公爷面前,他也只能让路。

只有让秦小公爷满意了,卫家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不仅是他的意思,也是他那一位侍郎老爹的意思。

他虽然来京都不久,但这段时间,只要他报出父亲的名号,哪里的女子不是倒贴着过来,一部侍郎,便是在这京都,也属于朝中大员了。

若是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不仅自己落了面子,被上面那些人嘲笑,秦小公爷那里,怕是也会落得一个不好的印象。

卫俊良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声音森冷的说道:“姑娘,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宛若卿站起来,轻声道:“这位公子,还是请回吧。”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一刻,卫俊良心中的羞怒再也压制不住,举起手中的酒杯,向她的脸上泼去。

宛若卿脸色一变,向后退去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掌,将那些酒水尽数挡下,她后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椅子,身体失去平衡,便在这时,另一只手臂顺势搂住她的纤腰……

时间仿佛回到了两年之前,那一夜的宁王府中,他似乎也是以这样的姿态出现。

小腿上传来的疼痛,似乎凭空消失了,李易转过身问她“有没有事”的时候,她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晕红。

一边的曾醉墨抬头转头看了一眼,视线很快就移开。

卫俊良眯起眼睛,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年轻人,语气森然道:“英雄救美?”

刚才虽然挡了一下,但是李易注意到,宛若卿的衣服上还是溅上了几滴水渍,他甩了甩手,甩掉一部分酒水,走过去,将手背在眼前这位礼部侍郎之子的华服上抹了抹,说道:“这位姑娘的衣服脏了,要赔啊,童叟无欺良心价,一万两银子,明天之前,记得送过去。她们住在哪里,你应该很容易就能打听到,记住啊,一万两,少一文都不行。”

卫俊良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愣在了那里,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衣服上已经多了几个手印。

这件衣服虽然价值不菲,但此刻,这不是最重要的。

他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那女子的衣服------赔偿一万两?

倒是真敢说啊……

上方那些人应该已经看到下面发生的事情了,卫俊良此刻已经顾不得去想对面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底气和自己说这些话,脸色反倒平静下来,淡淡道:“我要他那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