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赵员外府在京都的北区,虽然这位赵员外家财不止万贯,但有些事情,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

他的钱财再多,也不能居住在那些只有真正的达官显贵才能居住的地区,这是由他的身份决定的。

商人虽然算不上贱民,但也是被上流圈子所看不起的存在。

不能做官,仅这一条,就将他们在某方面限制的死死的。

因此,当听到县令大人亲自登门拜访的时候,正在和一位好友下棋的赵员外立刻就抛下棋局,匆匆迎出来了。

远远的看到一人向这边走来,赵员外急忙迎上去,诚惶诚恐的说道:“刘大人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赵某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刘大人,早在对方刚刚升任京城令的时候,就和众多乡绅豪商有过一次接触,这大概是每一个县官上任之后一定会做的事情,那个时候赵员外只是和他碰了碰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位刘县令今天亲自上门,目的未知,但总不可能是来找他下棋的,让他的心中立刻就紧张起来。

刘县令笑了笑,说道:“呵呵,赵员外的府邸若也能称得上是寒舍,那本官的县衙,还真不知道用什么词去形容了……”

赵员外见他笑意盈盈,不像是来找麻烦的,心中略微放松,伸手道:“刘大人,里面请。”

“来人,快快上茶,将我珍藏的好茶拿出来!”

刘县令本就是好茶之人,品了一口茶,便将此茶赞扬了一番,赵员外心不在焉的附和了几句,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从茶叶聊到家常,再聊到生意场上的事情,盏茶的功夫不知不觉的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关系多么亲密的好友呢……

最终还是赵员外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看着刘县令,问道:“不知道县令大人驾临寒舍,有何要事?”

刘县令不急不缓的放下茶杯,笑着问道:“朝廷要筹建书院一事,不知赵员外知不知道?”

“有所耳闻。”赵员外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最近在京都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他倒也知道此事似乎和长公主有关,但具体的,就没有过多的关注了。

随后,他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看着刘县令,问道:“刘大人的意思是?”

“实不相瞒,书院一事,在筹银方面,遇到了一些困难。”刘县令笑呵呵的看着赵员外,问道:“不知道员外愿不愿意慷慨解囊,为天下的寒门学子尽一份心力?”

赵员外愣了愣,寒门学子,寒门学子关他什么事情,他为什么要慷慨解囊?

原来这位刘大人今日来,是要他捐银子的,赵家的确有钱,但这些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什么要捐出去。

赵员外眼神深处闪过一丝不满,没有表露出来,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的灿烂,说道:“当然愿意,赵某也一直想着,要为国家尽些心力------赵福,快去账房支一百两银子来!”